福建莆田船务代理公司与基恩毕船务有限公司海事诉讼特别程序案件赔偿判决书

(2012)厦海法确字第59号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

中华人民共和国厦门海事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2)厦海法确字第59号
原告福建莆田船务代理公司,住所地中国福建省莆田市文献西路1176号外贸大楼2楼。
法定代表人陈金林,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陈成再,广东恒福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胡勇成,广东恒福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告基恩毕船务有限公司(G&BSHIPPINGSH.P.K.),住所地阿尔巴尼亚都拉斯州三库拉特一号码头布拉格斯坎德培第四街区(Lagja4,RrugaSkenderbej,TreKullatTeSheshiITr-ageteve,Durres,Albania)。
法定代表人巴贾拉姆·丁(BajramDine)。
原告福建莆田船务代理公司就“LEDOR”轮船舶变卖价款获准债权登记后,就其与被告基恩毕船务有限公司海事债权确权纠纷一案,于2012年10月16日向本院起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审理。因被告下落不明,本院依法公告向其送达起诉状、传票等应诉文书。本案于2013年5月13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代理人陈成再、胡勇成到庭参加诉讼,被告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福建莆田船务代理公司诉称,2011年10月7日,被告所属“LEDOR”轮在福建省莆田市南日岛附近海域冲滩。莆田市有关主管机关于10月10日要求原告就该事故通知被告,经被告确认原告作为该轮的船舶代理。截止2012年10月1日,原告为“LEDOR”轮共代理356天,产生代理费用71.2万元(人民币,下同)以及代垫费用、交通费、宾馆费等合计213,170元。原告经多次催讨,均未果。原告已就其债权进行债权登记。为此,诉请判令:(1)被告支付所欠原告代理费71.2万元、代垫费用213,170元及两笔款项自2012年10月16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的利息;(2)被告支付原告债权登记申请费1,000元;(3)确认原告前两项债权对“LEDOR”轮具有船舶优先权。庭审时,原告降低其诉讼请求总额为50万元。
为支持自己的主张,原告提交了如下证据:
证据一、国际船舶代理经营资格证书,用以证明原告具有国际船舶代理主体资格;
证据二、莆田边防检查站(以下简称“莆田边检”)《通知》,用以证明原告被指定为“LEDOR”轮的代理;
证据三、莆田边检《通知函》及交通工具使用记录,用以证明原告代被告为边防驻船人员提供必要的生活、办公条件;
证据四、莆田边检《证明》,证据五、《关于“LEDOR”轮莆田冲滩事故之报告》,共同用以证明原告为“LEDOR”轮办理代理事务;
证据六、收费标准,证据七、原告对其他正常操作的船舶所收代理费及发票,共同用以证明原告对船舶代理费的收费标准;
证据八、部分交通艇申请单及交通艇记账单,用以证明原告应“LEDOR”轮船长书面申请使用交通艇、申请次数及对费用和收费标准的确认;
证据九、收据,用以证明原告垫付的交通艇费用;
证据十、莆田市顺兴食杂经营部《收据》,用以证明原告为边防驻船人员垫付的食品费用;
证据十一、发票,用以证明原告为被告及其代表垫付的费用;
证据十二、部分邮件往来,用以证明被告委托原告代为办理相关的部分事项;
证据十三、供应清单及发票,用以证明原告为被告供应伙食及其费用;
证据十四、部分交通艇申请单及交通艇记账单,用以证明“LEDOR”轮船长向原告书面申请使用交通艇、申请次数及对费用和收费标准的确认;
证据十五、申请费发票,用以证明原告支付债权登记申请费1,000元。
被告基恩毕船务有限公司未答辩,亦未提交任何诉讼材料。本院视为其放弃答辩、举证以及对原告提交的证据发表质证意见等权利。经审查,本院对原告提交的证据作如下分析与认定:
证据一至五:均与原件一致,其内容也与本院在审理“LEDOR”轮相关案件过程中所调查了解的情况相符,本院对该五组证据的证明力予以确认;
证据六:是原告自己制作的收费标准,性质上等同于当事人自己的陈述,在原告未提供其他证据证明被告同意按该标准计费的情况下,该证据所体现的内容不得作为本案计取代理费的依据;
证据七:是原告向其他船舶收取代理费的相关票据,且均为均为船舶正常的短期在港而产生的费用,与本案没有关联性,本院对其证明力不予确认;
证据八至十:均与原件相符,本院对其证明力予以确认;
证据十一:是原告自行开具的发票,性质上等同于当事人自己的陈述,在原告没有提交其他有力证据证明该发票所载费用已经得到被告或其授权代表确认的情况下,本院对该份证据的证明力不予确认;
证据十二:其内容与本院在审理“LEDOR”轮相关案件过程中所调查了解的情况基本相符,本院其证明力予以确认;
证据十三:与原件相符,本院其证明力予以确认;
证据十四:均系与原件相符的复印件,其形式真实性可予确认,但该组申请单及记账单中并未载明交通费的数额,故仅能证明船长请求使用交通艇的情况而不能证明其确认了原告主张的收费标准;
证据十五:债权登记申请费的发票,内容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据此,结合本案庭审笔录、本院在审理“LEDOR”轮系列案件过程中所调查了解的情况以及“LEDOR”轮所涉部分案件生效裁判的内容,本院查明:
原告具有在莆田口岸从事国际船舶代理业务的经营资格,其登记证载明的经营资格有效期从2011年6月20日至2014年6月30日。
2011年10月,被告所属塞拉利昂籍“LEDOR”轮(8626净吨)从印度装载22000吨铁矿粉前往中国江苏南通港,途中于10月4日在福建莆田市秀屿区(非开放水域)搁浅。因该轮船体破损,无法正常航行,船上食物及淡水都匮乏,且无代理公司介入,莆田边检于10月11日通知原告担任该轮的代理,为船舶办理报关报检手续。此前一日,原告已经与“LEDOR”轮的船舶管理人开始邮件往来,管理人明确告知被告同意指定原告作为代理处理该轮在当时位置的一切程序事宜。10月13日,莆田边检向船方发出《通知函》,通知将对该轮实施驻船监护,要求船方提供边检驻船人员驻船期间必要的生活、办公条件。经莆田海事局确认,原告共代理被告办理了如下事项:(1)协助“LEDOR”轮船员接受海事主管机关调查,陪同船员和海事调查机构对船舶状况进行现场检验;(2)代船方向主管机关办理添加燃油手续;(3)转达海事机关就救助“LEDOR”轮提出的要求;(4)陪同船方人员或代表参与海事部门召集的协调会并将相关内容转关各利益方;(5)代办“LEDOR”轮自事故地点石城海域移泊至平海湾,又从平海湾移泊至秀屿港码头边的审批手续及引航员、交通艇等的安排。截止2012年6月12日,原告共为边检驻船人员换班安排了35趟用车,为海事部门、边检部门人员上下船以及安排船员看病等安排多趟交通艇,并垫付了船员伙食费用440.88美元(日期不明)、2011年10月至2012年6月的交通艇费用10.4万元以及此期间的边检人员食品费用71,570元。另,“LEDOR”轮在莆田海域搁浅时船上配员22名,其中9名后由原告代办签证手续遣返离境,另补充4名新船员由原告代办相关手续入境登轮服务。
应“LEDOR”轮所载货物的收货人申请,“LEDOR”轮于2012年7月5日被本院依法实际扣押于福建莆田秀屿港。本院实施扣押前后多次联系原告协助处理相关事宜,均未果。后“LEDOR”轮全体船员及叙利亚驻华使馆向本院来电来函强烈请求更换船代,本院应其请求于2012年7月27日指定中国湄洲湾外轮代理有限公司自当日开始作为“LEDOR”轮的代理。
“LEDOR”轮扣押期限届满后,应所载货物的收货人申请,本院依法裁定强制拍卖该轮。经两次公开拍卖流拍后,该轮于2012年10月11日被依法变卖,所得价款为855万元。原告在规定期限内就其债权申请债权登记并为此支出申请费1,000元。
另查明,被告共付给原告七笔款项,原告收支情况如下:(1)2011年11月8日收到7,000美元,扣除银行手续费后为6,960美元于11月13日转付莆田市秀屿区星和船舶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星和公司”)物料供应费;(2)2011年11月15日收5,000美元(根据当日汇率中间价1:6.3436折算为31,718元)作为原告代理费;(3)2011年12月15日代支付“LEDOR”轮淡水费1,060美元;(4)2012年1月31日代支付船员医疗住宿等费用1,055美元;(5)2012年3月1日收到3万美元扣除银行手续费后为29,940美元于3月2日转付星和公司作修理费;(6)2012年3月7日收2.5万美元,其中5,000美元(根据当日汇率中间价1:6.3213折算为31,606.5元)作为原告代理费,其余2万美元扣除银行手续费后为19,490美元于3月12日转付星和公司作修理费;(7)2012年3月19日收到6,450美元(根据当日汇率中间价1:6.3082折算为40,687.89元)作为原告代理费。
本院认为,本案为海事债权确权纠纷。被告系阿尔巴尼亚法人,“LEDOR”轮船旗国为塞拉利昂,故本案具有涉外因素。原告为被告提供船舶代理服务,双方形成船舶代理合同关系。双方可以协议选择合同适用的法律,但双方未作出选择,而该代理合同关系的形成地及履行地均在中国,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四十一条的规定,本案应适用中国法律解决实体争议。
“LEDOR”轮因故搁浅在莆田海域,被告同意指定原告作为该轮在莆田的船务代理。被告作为委托人应当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百九十八条和第四百零五条的规定向受托人即原告支付相应的报酬并偿还原告垫付的费用:
(一)报酬
原告未能举证证明其与被告就证据六所示的代理费标准达成协议,而其自2011年10月11日接受莆田边检指定作为代理至本院2012年7月27日应全体船员和叙利亚驻华使馆要求更换代理,时间为291天。其间,除“LEDOR”轮搁浅初期、2012年2月23日移泊修理前后以及2012年6月17日和18日移泊前后原告的代理服务密度相对较大以外,其他时段尤其是后期原告的代理服务内容并不多,因此原告无论是否有实际提供服务均要求按每日2,500元计算代理费,既缺乏事实依据,也与行业服务计费标准严重不符,本院对其所主张的代理费标准不予支持。鉴于“LEDOR”轮滞港情况特殊,本案可参照原交通部颁布的《航行国际航线船舶代理费收项目和标准》列明的收费项目和标准以及本院指定湄洲湾外代作为代理时所确定的收费标准,结合原告所提供服务的具体内容计算代理费:(1)船舶进港代理费:0.8元/吨×8,626吨=6,900.80元;(2)1名船员看病陪护费:200元;就医用车:往返300元;(3)更换船员合计13名的签证及代理费:13×600元=7,800元;(4)联检费用:(含口岸单位协调以及各单位交通、通讯等)15,000元;(5)边检人员用车:35趟×300元/趟=10,500元;(6)其他事项代理费:鉴于原告担任“LEDOR”轮代理期间确实提供了一些通常业务中不涉及的服务,本院酌情判定被告应按每日300元计付代理费,此项计为300元/天×291天=87,300元。以上6项合计128,000.80元。
(二)代垫费用
原告称其代垫费用达213,170元,但其所提交的证据仅能证明其垫付了交通艇费用104,000元、边防伙食费用71,570元及船员伙食440.88美元。原告超出此范围的代垫费用主张,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据此,被告应向原告支付的报酬和偿还的垫付款项为440.88美元加303,570.8元,扣除原告已经收到的代理费16,450美元(根据收款当日汇率中间价折算合计104,012.39元),被告还应支付199,558.41元及440.88美元。除船员伙食440.88美元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二十二条第一款第(一)项意义上的具有船舶优先权的“其他劳动报酬”外,其他款项均不具有船舶优先权。原告就船员伙食提出的主张未超过该法第二十九条规定的一年期限,其船舶优先权依法成立。原告还要求被告支付上述款项自起诉之日起按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的利息,该主张于法有据,本院予以准许。原告为主张债权而支出的登记费用1,000元系因被告未足额付款所致,应由被告承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海事诉讼特别程序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二款的规定,该费用应从船舶价款中先行拨付。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四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二十二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百九十八条、第四百零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海事诉讼特别程序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第六十四条第一款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二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原告福建莆田船务代理公司对被告基恩毕船务有限公司享有就提供船舶代理服务产生的债权合计199,558.41元、440.88美元,以及该两笔款项自2012年10月16日起至受偿之日止按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的资金占用利息;
二、原告就第一项债权中的440.88美元享有船舶优先权;
三、原告福建莆田船务代理公司支出的债权登记申请费1,000元从“LEDOR”轮变卖价款中先行拨付;
四、驳回原告福建莆田船务代理公司其他诉讼请求。
本案案件受理费8,800元,由原告负担4,450元,被告负担4,350元。被告应负担的受理费4,350元从“LEDOR”轮变卖价款中先行拨付。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陈萍萍
代理审判员  郭昆亮
代理审判员  刘玉蓉
二〇一三年五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林 倩
附:本案适用的主要法律条文及债权受偿程序提示
1、《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
第四十一条当事人可以协议选择合同适用的法律。当事人没有选择的,适用履行义务最能体现该合同特征的一方当事人经常居所地法律或者其他与该合同有最密切联系的法律。
2、《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三百九十八条委托人应当预付处理委托事务的费用。受托人为处理委托事务垫付的必要费用,委托人应当偿还该费用及利息。
第四百零五条受托人完成委托事务的,委托人应当向其支付报酬。因不可归责于受托人的事由,委托合同解除或者委托事务不能完成的,委托人应当向受托人支付相应的报酬。当事人另有约定的,按照其约定。
3、《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
第二十二条下列各项海事请求具有船舶优先权:
(一)船长、船员和在船上工作的其他在编人员根据劳动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劳动合同所产生的工资、其他劳动报酬、船员遣返费用和社会保险费用的给付请求;
(二)在船舶营运中发生的人身伤亡的赔偿请求;
(三)船舶吨税、引航费、港务费和其他港口规费的缴付请求;
(四)海难救助的救助款项的给付请求;
(五)船舶在营运中因侵权行为产生的财产赔偿请求。
载运2000吨以上的散装货油的船舶,持有有效的证书,证明已经进行油污损害民事责任保险或者具有相应财务保证的,对其造成的油污损害的赔偿请求,不属于前款第(五)项规定的范围。
第二十九条船舶优先权,除本法第二十六条规定的外,因下列原因之一而消灭:
(一)具有船舶优先权的海事请求,自优先权产生之日起满一年不行使;
(二)船舶经法院强制出售;
(三)船舶灭失。
前款第(一)项的一年期限,不得中止或者中断。
4、《中华人民共和国海事诉讼特别程序法》
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二款分配船舶价款时,应当由责任人承担的诉讼费用,为保存、拍卖和分配船舶价款产生的费用,以及为债权人的共同利益支付的其他费用,应当从船舶价款中先行拨付。
5、《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第一款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第一百四十四条被告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或者未经法庭许可中途退庭的,可以缺席判决。
6、《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二条第二款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
债权受偿程序提示:
《中华人民共和国海事诉讼特别程序法》
第一百一十七条海事法院审理并确认债权后,应当向债权人发出债权人会议通知书,组织召开债权人会议。
第一百一十八条债权人会议可以协商提出船舶价款或者海事赔偿责任限制基金的分配方案,签订受偿协议。
受偿协议经海事法院裁定认可,具有法律效力。
债权人会议协商不成的,由海事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以及其他有关法律规定的受偿顺序,裁定船舶价款或者海事赔偿责任限制基金的分配方案。

声 明

一、裁判文书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原则予以公布。有关当事人对公布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书面向本院申请更正或者撤销。

二、本院提供的裁判文书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裁判文书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院裁判文书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本院裁判文书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院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院裁判文书信息。

上一篇 莆田市辰龙船务有限公司与基恩毕船务有限公司海事诉讼特别程序案件赔偿判决书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西二环北路58号 邮编:350003
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闽ICP备13014295号 技术支持:中国联通 东南助力

                           您是第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