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告人占某某非法拘禁案

  来源:   发布时间:

 

被告人占某某非法拘禁案

 

被告人出于主观的索债目的对被害人实施非法禁锢、殴打手段限制被害人的人身自由索取特定财物的行为应定为非法拘禁罪。

【案情】

公诉机关:晋江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占某某。

晋江市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20103月,被告人占某某与被害人张某某约定以来料加工,现金结清后出货的方式由张某某为其加工一批裤子。加工期间,占某某在张某某的工厂负责质量指导和把关。该批裤子完工后,占某某支付张某某加工款人民币55000元,张某某将占某某放在他厂里整熨的4000条裤子扣下以要求占某某全部付清加工款,后占某某和张某某在他人的协调下结清全部加工款人民币98000元。20105713许,被告人占某某伙同“光头”等人(均另案处理)经预谋,在晋江市深沪镇华山村浩沙服装厂附近将被害人张某某强行劫持至福建省厦门市嘉禾路江华里36号裕兴大厦A栋平安公寓0908房内,非法控制张某某人身自由达9小时。期间,被告人占某某伙同“光头”等人对被害人张某某进行殴打,致被害人张某某全身多处受伤,并向被害人张某某索要人民币35000元。被害人张某某通过联系朋友、家人汇入其银行卡33000元由被告人占某某等人强行取走,并且“光头”等人当场搜走张某某身上的现金人民币1200元。后被告人占某某以之前欠被害人款项为由返还被害人人民币1200元。经法医鉴定,被害人张某某胸部、左上臂、右上臂、右前臂及左膝部损伤程度均为轻微伤。案发后,被告人占某某退赔被害人张某某经济损失人民币31700元。

审理过程中,被害人张某某向法庭提交了一份请求书,对被告人占某某表示谅解,请求对被告人占某某免予刑事处罚。

【审判】

晋江市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占某某结伙为索取债务而采取关押、殴打等强制手段,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其行为已构成非法拘禁罪。本案有殴打情节,对被告人予以从重处罚。案发后被告人能退赔被害人全部经济损失并取得被害人的谅解,可酌情从轻处罚。为保护公民的人身自由权利,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占某某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

【评析】

被告人出于其主观上的索债目的而采取禁锢、殴打被害人的手段索取财物的行为性质应如何认定,是本案的主要的争议焦点。公诉机关与审判机关的意见迥然不同。

公诉机关的意见认为,区别本案是索债型的非法拘禁罪或是抢劫罪的关键在于两方面:一是双方之前是否存在债权债务纠纷;二是被告人在本案中作出该行为主观目的的判断。本案中被告人与被害人之前确实发生过债权债务纠纷,尽管是在被害人扣下被告人的4000条裤子后在他人的协调下解决的,但从二人在民事合同中的行为来看,被告人与被害人是约定现金结清出货的,在合同期间被告人一直住在被害人的加工厂里负责裤子的质量监督和指导,被告人对裤子的质量和履行期限至始至终是心知肚明的,双方的债权债务也是明确的,其以产品出货后生意亏损为由劫持并拘禁被害人只是自己一方想当然要被害人承担生意风险的借口。被告人本人的供述也证实其在作案前也明知双方的债权债务已经偿清,主观上还是应认定被告人以非法占有他人财物为目的,因此本案被告人主观上不具有为索取债务而非法拘禁他人的目的。被告人禁锢被害人的自由并采用暴力殴打的行为索取被害人的钱财符合抢劫罪的主客观要件,应认定为抢劫罪。

审判机关的意见认为,索债型的非法拘禁罪并不要求被告人与被害人之前存在着双方均一致认可的债权债务纠纷。根据刑法的立法本意和相关的司法解释,有证据证实被告人主观目的上是为索取债务而非法拘禁他人的,则不具有刑法学意义上的“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目的”。本案被害人与被告人存在过经济纠纷,表面上看,在中间人的介入下,被告人与被害人之间已就纠纷达成协议并履行。但是被告人认为当时的和解是出于无奈,因为货物在被害人处,如不及时取回,其就要负迟延交货的责任。为了避免被客户扣钱才不得不在表面上同意和解,支付了争议的款项。所以对被告人而言,他认为与被害人实际上还有债权债务纠纷,且在将被害人劫持并拘禁期间,被告人向被害人索要的金额也是特定的,在从银行取出33000元后,还当场退还被害人2500元,更进一步证实其并不是以非法占有他人的财物为目的,只是想从被害人处要回其经济损失。基于这样一个基本案情,如定抢劫罪显然罪责刑不相适应,故应认定为非法拘禁罪,考虑非法拘禁过程有殴打情节,给予从重处罚。

 

上一篇 司法进社区:郑某某故意伤害案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西二环北路58号 邮编:350003
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闽ICP备13014295号 技术支持:中国联通 东南助力

                           您是第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