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告潘某某诉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某某支公司等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

  来源:   发布时间:

 

原告潘某某诉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某某支公司等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

 

保险人主张对保险合同中的免责条款尽了提示与明确说明义务的,应由保险人提供证据予以证明,若未能提供证据证明的,该免责条款不产生效力。

【案情】

原告潘某某。

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某某支公司(以下简称人财险某某支公司)。

被告林某。

被告郭某某。

被告南平某某高速公路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某某高速公司)。

2010828,被告林某某原告潘某某一起出行,林某驾驶闽JxxxxA号小型普通客车(驾驶室副座乘原告潘某某)由建阳往武夷山方向行驶。当日0110分许行经肇事地段,车辆失控驶离路面撞向路边行道树,造成林某和潘某某两人受伤、车辆及行道树损坏的道路交通事故。经交警大队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被告林某承担本起事故全部责任,原告潘某某不承担本起事故责任。原告眼部受伤后,被送往武夷山市立医院、南平第二医院、福建省立医院住院治疗共计38天,原告支出医疗费2772.28元(其余医疗费已由林某支付)。原告眼伤治愈后,其伤残等级经福建武夷司法鉴定所评定为拾级伤残。原告要求四被告支付各项经济损失75632.78元,因与被告协商未果,故提出诉讼,请求法院判令四被告赔偿原告的损失75632.78元。经查明,肇事车辆闽JxxxxA号客车所有人是被告郭某某,于20091118借给被告某某高速公司使用,未收取费用。该肇事车辆由某某高速公司在被告人财险某某支公司投保了车上人员责任险(乘)50000元和不计免赔率。保险期限从200911180时起至2010111724时止,未有特别约定。被告林某原系被告某某高速公司的驾驶员,本起事故并不是履行公务的行为,且林某系酒后驾车。

审理中,被告郭某某辩称,肇事车辆确实属其所有,但该车辆由某某高速公司借用,事发后其曾与林某协商,林某同意承担所有的赔偿责任,故郭某某不承担任何赔偿责任;被告某某高速公司辩称,本起交通事故是因被告林某酒后驾驶且车速过快引起,某某高速公司对此不存在过错,不应承担赔偿责任;被告人财险某某支公司辩称,原告的诉讼主张部分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原告是闽JxxxxA号客车的乘员,虽然林某是某某高速公司的雇员,但本起事故并不是受某某高速公司委派从事公务的一系列行为,理论上就本起事故而言,林某并不是某某高速公司允许的驾驶员,根据机动车车上人员责任险第四条规定,本起事故不属于保险责任范围,且林某酒后驾驶,属于人财险某某支公司免责的事由,因此人财险某某支公司不承担本起事故的任何保险赔偿责任。

【审判】

武夷山市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本起事故是因被告林某酒后驾车,行经肇事路段车速过快,以致遇紧急情况时采取措施不及的过错所致,被告林某承担本起事故的全部责任;但原告潘某某明知被告林某酒后驾车,仍乘坐其驾驶的车辆由建阳往武夷山方向行驶,也应承担一定的责任,原告潘某某与被告林某按30%70%的比例承担责任,原告自行承担18162.14元;由于肇事车辆闽JxxxxA号小型普通客车在被告人财险某某支公司投保了车上人员责任险(乘)50000元和不计免赔率,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七条规定:订立保险合同,采用保险人提供格式条款的,保险人向投保人提供的投保单应当附格式条款,保险人应当向投保人说明合同的内容。对保险合同中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保险人在订立合同时应当在投保单、保险单或者其他保险凭证上作出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提示,并对该条款的内容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向投保人作出明确说明;未作提示或者明确说明的,该条款不产生效力。本案被告人财险某某支公司未能提供其在受理某某高速公司投保车上人员险时,其工作人员有对保险合同中关于保险人免责条款向投保人明确说明的相关依据,被告人财险某某支公司仍应在其承保的车上人员险50000元限额内赔偿,故应赔偿被告林某41818.34元。被告郭某某系肇事车辆所有人,于20091118借给被告某某高速公司使用,未收取费用,依法不承担责任。被告某某高速公司作为车辆的使用人,负有对该车辆的管理义务,其对司机林某私自驾车行为未尽到注意义务,应对林某的侵权行为承担补充赔偿责任。因此,作出如下判决:一、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某某支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在车上人员责任保险限额范围内赔偿原告潘某某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护理费、误工费、残疾赔偿金、交通费共计41818.34元;二、被告林某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潘某某精神损害抚慰金3500元和伤残鉴定费560元合计4060元。被告南平某某高速公路有限责任公司承担补充赔偿责任;三、驳回原告潘某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判决后,被告人财险某某支公司不服提出上诉,经南平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后,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评析】

本案最大的焦点在于,依据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机动车车上人员责任保险条款的规定,驾驶员酒后驾车属保险公司免责事由,被告人财险武夷山支公司对该免责条款是否已尽到明确说明义务,是否应承担本案车上人员险的责任。

一、保险人对免责条款明确说明的主动性

《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以下简称《保险法》)有关于保险人对责任免除条款明确说明的义务渊源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以下简称《合同法》)第三十九条中规定的提供格式条款一方对格式条款中免除或者限制责任条款的说明义务,但比合同法规定的说明义务更加严格。实践中需要注意的是,保险人应当主动就责任免除条款向投保人明确说明,而非《合同法》第三十九条规定的提供格式条款一方按照对方的要求,对责任免除条款予以说明。

二、保险人对免责条款明确说明义务的履行

(一)明确说明的方式

根据《保险法》第十七条,保险人对免责条款不仅应在保险凭证上作出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提示,而且应对该条款的内容以书面或口头形式向投保人作出明确说明。该规定虽对保险人的明确说明义务进一步进行明确,但明确说明的方式与认定标准依然较抽象。对此,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关于对<保险法>第十七条规定的明确说明应如何理解的问题的答复》(法研[2000]5号)规定:明确说明是指保险人在与投保人签订保险合同之前或签订保险合同之时,对于保险合同中所约定的免责条款,除了在保险单提示投保人注意外,还应当对有关免责条款的概念、内容及其法律后果等,以书面或口头形式向投保人或其代理人作出解释,以使投保人明了该条款的真实含义和法律后果。

上述规定对免责条款明确说明的方式规定得较为明确,但关于如何以书面或口头形式对免责条款进行明确说明还有待新的司法解释进一步明确。

(二)明确说明的具体操作

实践中,保险人一般会在投保单的抬头部分特别提示投保人详细阅读保险条款,并特别注意有关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在保险条款中对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以加粗字体、黑体字、加大号等方式作出醒目标志,在投保单中设置投保人声明栏,声明保险人已对保险条款(包括免责条款)作了明确说明,投保人已充分理解,并由投保人签名确认。

在发生法律纠纷时,保险人应对其是否履行了明确说明义务承担举证责任。本案中保险人将责任免除条款交由投保人在文件上盖章,这只能说明投保人履行了投保手续或者只能证明保险人对责任免除条款提示投保人阅读,但不能证明保险人已经尽到明确说明义务。保监会在《关于机动车辆保险条款的性质等有关问题的批复》中指出,仅仅采用将保险条款送交投保人阅读的方式,不构成对说明义务的履行。本案保险人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其已向投保人尽提示和明确说明义务,因此保险人仍应当在保险限额内向受害人承担赔偿义务。

综上所述,保险人为防范法律风险,在签订保险合同时应注意做好以下几点:1、对保险合同的所有免责条款都进行明确说明;2、加强对保险营销员和代理人的培训及管理,督促其依法向投保人履行明确说明义务;3、对明确说明的方式,应尽量采取可以固定证据的书面方式进行;4、以各种形式保存其已履行明确说明义务的证据。

 

 

 

上一篇 原告林某诉被告张某、罗某买卖合同纠纷案 下一篇 原告某某创意(北京)图像技术有限公司诉被告某某电梯工业有限公司侵害著作权纠纷案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西二环北路58号 邮编:350003
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闽ICP备13014295号 技术支持:中国联通 东南助力

                           您是第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