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祖杨与莆田市人民政府行政赔偿赔偿判决书

(2017)闽09行赔初46号

   合议庭人员:   来源:   发布时间:

福建省宁德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 政 赔 偿 判 决 书
(2017)闽09行赔初46号
原告许祖杨(曾用名许祖扬),男,汉族,1929年7月5日出生,住莆田市荔城区。
委托代理人许振华(系原告的儿子),男,汉族,1962年11月10日出生,住莆田市荔城区。
委托代理人许振雄(系原告的儿子),男,汉族,1958年9月8日出生,住香港。
被告莆田市人民政府,住所地莆田市荔城中大道2169号。
法定代表人李建辉,市长。
委托代理人肖志成,男,系莆田市人民政府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王金财,福建理顺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许祖杨诉被告莆田市人民政府行政赔偿一案,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受理后,向被告送达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并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12月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许祖杨及委托代理人许振华、许振雄,被告的委托代理人肖志成、王金财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原告一家祖遗房屋位于莆田市XX区XXX号,于1990年8月11日和1993年10月15日经莆田市规划局审批翻建六层楼房屋一座,包括店面二间(XXX号和XX路XX号),其中店面曾经过工商部门、公安机关、房管部门等单位确认为商业用房。以上产权的合法性已经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0年9月8日作出的(2010)闽行再终字第2号行政判决书予以确认。2004年12月28日,拆迁公司配合林志军(域厢区龙桥办事处公务员)等六个工作人员到现场丈量、绘图,制作《房屋平面图》、《计算表》等图表,在没有经过原告签名确认的情况下擅自写上“产权人:许祖杨,地址:XXX号,用地面积201.57平方米,建筑占地面积174.30平方米,埕地面积27.27平方米,建筑总面积482.31平方米”。并将原告的房屋故意压价评估为90.4551万元(其中二间店面以住房估价),由于原告不同意压低的评估价格,未达成拆迁补偿安置协议。2005年3月15日,被告依据莆田市建设局莆建房拆准字(2004)第013号《准予拆迁决定书》作出莆政综[2005]26号《关于强制拆除陈美容等二户房屋的决定》,于2005年4月8日采用暴力手段实施强制执行交付土地,致使原告的六层楼房和二间店面被强制拆除,原告一家老少十四口人流离失所,无处安身。自从原告房屋被毁至今已经12年多以来,原告一家老少十四口人的精神受到了巨大的打击,至今还不能恢复。但被告所依据《准予拆迁决定书》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法律错误,已被(2010)闽行再终字第2号行政判决撤销,因此,被告作出的莆政综[2005]26号《关于强制拆除陈美容等二户房屋的决定》缺失合法根据。2015年12月1日,经莆田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5)莆行再终字第7号《行政判决书》,确认被告作出的莆政综[2005]26号《关于强制拆除陈美容等二户房屋的决定》中对原告房屋强制拆迁的决定违法,且该判决已生效。被告的违法行政行为给原告的经济造成极大的损失,对原告的精神造成严重的损害。因原告的房屋已被强制拆除,已无法确认其真实的建筑面积,故按已丈量的建筑总面积,其中两间店面面积为80平方米,每平方米按10万元计,其余的建筑面积按每平米1.4万元计,被告应赔偿原告因其违法行政行为造成的财产损失计人民币13632340元。此外,被告违法拆毁原告房屋,其恶意行政行为是为了巨大的收益。根据原告房屋由原来的平屋(一部分六层)变为现在的二十九层,被告的收益至少有人民币30000000元。为此,原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等相关规定,于2016年4月9日向被告申请行政赔偿,要求被告及时赔偿原告的损失,直至2016年8月11日原告才收到被告出具的《告知信》,将该管辖责任推与莆田市中级人民法院。万般无奈之下,原告依法提起行政赔偿诉讼,请求:1、依法责令被告赔偿原告因其违法行政行为造成的财产损失计人民币13632340元,并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计算该笔款项自2005年4月8日起至赔偿款全部到位之日止的利息。2、依法责令被告赔偿原告因其违法强制拆毁原告房屋,致使动产损失计人民币5000000元。3、依法责令被告退还原告因其违法强制拆毁原告房屋所获得的非法收益人民币30000000元。4、依法责令被告赔偿原告精神损害抚慰金人民币2000000元。5、给付原告自2005年4月8日起至赔偿全部到位止的房屋租金(其中两间店面按每月2万元计,住房按每月7241.58元计),计算至2017年5月份为3922704元。原告在法定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以下证据:
A1、原告公民身份证,用以证明原告诉讼主体适格;
A2、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0年9月8日作出的(2010)闽行再终字第2号行政判决书、于2015年7月31日作出的(2015)闽行监字第152号行政裁定书、莆田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5年12月1日作出的(2015)莆行再终字第7号行政判决书及生效证明,用以证明XX里X号房屋为原告合法建造的,原告对该房屋产权明确;
A3、《房屋平面图》、《计算表》,用以证明原告所有的XXX号房屋,用地面积201.57平方米,建筑占地面积174.30平方米,埕地面积27.27平方米,建筑总面积482.31平方米;
A4、EMS快递单、莆信告知信字(2016)241号告知书,用以证明于2016年4月9日向被告申请行政赔偿,要求被告及时赔偿原告的损失,直至2016年8月11日原告才收到被告出具的《告知信》;
A5、《税收缴款书》、《房屋租赁证》、《私房出租许可证》、《营业执照》,用以证明原告的房屋是用于出租的事实及给原告房屋租金造成损失的事实。
被告莆田市人民政府辩称,1、原告被拆迁房屋的补偿安置事宜已经由莆田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作出行政裁决,故因强制拆除并未造成原告直接财产损失,原告请求行政赔偿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2、原告主张的因强制拆除造成动产损失、房屋租金损失及其他损失等,也无事实依据。综上,被告的强制拆除行为并未造成原告财产直接损失,原告要求国家赔偿于法无据,请求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被告在法定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以下证据:
B1、房屋拆迁许可证;
B2、莆田市建设局关于《莆田市城厢区马巷片区(小区)旧城改造建设项目拆迁计划和补偿安置方案》的批复;
证据B1-B2,用以证明2003年10月26日,原莆田市建设局核发给莆田市大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房屋拆迁许可证,准许拆迁人大唐公司对莆田市城厢区马巷片区改造项目范围内的房屋实施拆迁,并批准了拆迁计划和补偿安置方案。
B3、证据保全公证书;
B4、提存公证书;
B5、房地产评估报告;
B6、莆田市城市拆迁评估技术委员会《鉴定意见》;
证据B3-B6,用以证明在实施强制拆迁前,拆迁人已按规定对被拆迁房屋实施证据保全公证,被拆迁房屋补偿价格及安置房价格分别经评估机构评估确认,并经莆田市城市拆迁评估技术委员会鉴定予以认可。
B7、行政判决书;
B8、房屋拆迁纠纷裁决书;
证据B7-B8,用以证明2011年6月29日莆田市住建局重新作出裁决书,对原告被拆迁房屋的补偿安置事宜进行裁决,原告可以选择房屋产权调换或货币补偿方式进行安置。原告不服该裁决也提起行政诉讼,并经莆田市城厢区法院、莆田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维持莆田市住建局作出的裁决书。故原告房屋虽被强制拆除,但其补偿安置权益已经在裁决书得到确认,没有造成其实际损失。
上述证据均经庭审举证质证,本院归纳当事人的质证意见并认证如下:1、关于原告提交的证据。被告质证认为,对证据A1、A2、A4的形式真实性没有异议,对证据A3的形式真实性有异议,对证据A5的形式真实性和关联性有异议。经审查,证据A1、A2、A4符合证据的三性,本院予以采信;证据A3未提供证据原件进行核对,不符合证据的形式要件,本院不予采信;对证据A5将结合焦点问题进行分析认定。2、关于被告提交的证据。原告质证认为,对证据B1-B6的形式真实性均有异议,对证据B7的形式真实性没有异议,对证据B8的合法性有异议。经审查,被告提交证据B1-B8符合证据的形式要件,能够证明其主张,本院予以采信。
根据双方当事人提供的有效证据结合庭审笔录,可以认定如下法律事实:
2003年10月26日,原莆田市建设局核发给莆田市大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唐公司”)莆房拆许字(2003)第004号《房屋拆迁许可证》,准许拆迁人大唐公司对莆田市城厢区马巷片区改造项目范围内的房屋实施拆迁,原告许祖杨(曾用名许祖扬)位于XX区XX街道XX居委会XXX号的房屋位于该项目拆迁范围内。2004年12月22日,原莆田市建设局作出莆建房拆准字[2004]第013号《准予拆迁决定书》,同意大唐公司对位于XX区XX街道XX居委会XXX号房屋所呈报的补偿安置方案并准予实施拆迁。许祖杨不服该决定向莆田市城厢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莆田市城厢区人民法院于2005年7月7日作出(2005)城行初字第9号行政判决,维持莆建房拆准字[2004]第013号《准予拆迁决定书》。许祖杨不服上诉至莆田市中级人民法院,莆田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05年9月22日作出(2005)莆行终字第119号行政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2010年4月15日,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0)闽行监字第15号行政裁定,决定提审。2010年9月8日,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0)闽行再终字第2号行政判决,撤销莆田市中级人民法院(2005)莆行终字第119号行政判决及莆田市城厢区人民法院(2005)城行初字第9号行政判决及原莆田市建设局莆建房拆准字[2004]第013号《准予拆迁决定书》,由莆原莆田市建设局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2011年6月29日,莆田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作出莆建房拆裁字(2011)第12号《房屋拆迁纠纷裁决书》,裁决书的主要内容是:1、拆迁人大唐公司对许祖杨座落在XX区XX居委会XXX号的房屋实行产权调换或者货币补偿,被拆迁人应选择一种作为被拆迁房屋的补偿方式。2、被拆迁人选择货币补偿的,拆迁人应支付被拆迁房屋补偿款807831元、搬迁补助费人民币1425.75元(475.25lIl2×3元/m2)、有线电视迁移费及电话移机费358元。3、被拆迁人选择房屋产权调换的,所调换的安置房位于城厢区,安置房建筑总面积504.69平方米(其中:2605室建筑面积146.31平方米、2506室建筑面积179.19平方米,2606室建筑面积179.19平方米);被拆迁房屋补偿款为807831元,安置房总价款为869655元(其中:等面积安置的475.25平方米按807831元计价,超面积安置的29.44平方米按2100元/㎡计价为61824元)。被拆迁房屋补偿款与安置房价款对抵后,被申请人应在安置房交付使用前支付给申请人安置房差价款人民币61824元。4、被拆迁人选择房屋产权调换的,拆迁人应支付给被拆迁人搬迁补助费2851.5元(475.25㎡×3元/㎡×2次)、有线电视迁移费及电话移机费358元、临时安置补助费人民币89822.25元(按42个月计,自房屋拆除之日2005年4月8日起至2008年10月7日止,每月4.5元/㎡)。同时,申请人应按双倍标准即每月9元/㎡向被申请人支付逾期安置补助费(自2008年10月8日起计至安置房交付使用之日止)。许祖杨不服该裁决向莆田市城厢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2012年3月12日,莆田市城厢区人民法院作出(2010)城行初字第2号行政判决,维持莆建房拆裁字(2011)第12号《房屋拆迁纠纷裁决书》。许祖杨不服提起上诉,莆田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2年6月5日作出(2012)莆行终字第50号行政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2005年3月15日,被告作出莆政综[2005]26号《关于强制拆除陈美容等二户房屋的决定》,决定对许祖杨使用的座落于XX区XX街道XX居委会XXX号的房屋实施强制拆迁,并于2005年4月8日实施强制拆除。许祖杨不服该决定向莆田市城厢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该院作出(2015)莆行初字第39号行政判决,维持莆政综[2005]26号决定。许祖杨不服提起上诉,莆田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05年9月22日作出(2005)莆行终字第116号行政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许祖杨对上述判决仍不服,并向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申诉。2015年7月31日,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5)闽行监字第152号行政裁定,指令莆田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本案。2015年12月1日,莆田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5)莆行再终字第7号行政判决,撤销(2005)莆行终字第116号行政判决及(2015)莆行初字第39号行政判决,确认被告于2005年3月15日作出莆政综[2005]26号《关于强制拆除陈美容等二户房屋的决定》中对许祖扬房屋拆除的决定违法。
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原告的行政赔偿请求是否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本院认为,莆田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5年12月1日作出的(2015)莆行再终字第7号行政判决,确认被告于2005年3月15日作出莆政综[2005]26号《关于强制拆除陈美容等二户房屋的决定》中对许祖扬房屋拆除的决定违法,且被告于2005年4月8日对涉案房屋实施强制拆除。故被告对因其违法行为所造成的直接损失应当承担行政赔偿责任。本案中,原告行政赔偿的请求可分为两个方面,一是直接的财产损失,即原告赔偿请求的第1至2项;二是可得利益的损失,包括原告赔偿请求的第3至5项。针对原告的赔偿请求,分析认定如下:
1、原告关于直接财产损失的赔偿请求。原告主张被告的违法行政造成其房屋的损失13632340元、动产(屋内物品及装修等)的损失5000000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二条“国家机关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行使职权,有本法规定的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合法权益的情形,造成损害的,受害人有依照本法取得国家赔偿的权利。”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条规定“在行政赔偿诉讼中,原告应当对被诉具体行政行为造成损害的事实提供证据。”原告要求国家赔偿应证明其合法权益受到侵害,对主张房屋、动产损失要承担举证责任;但原告对动产损失未提供有效证据予以证明,对房屋的损失提供《房屋平面图》及《计算表》两份证据,用以证明其房屋的具体面积和状况,经审查,原告提供的上述证据不符合证据的形式要件,亦无法证明其房屋的具体损失。而被告在庭审中提供了《证据保全公证书》、《提存公证书》、《房地产评估报告》、《鉴定意见》等证据,能够相互印证,证明原告房屋的价值情况。而且莆田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于2011年6月29日作出莆建房拆裁字(2011)第12号《房屋拆迁纠纷裁决书》,裁决许祖杨对涉案房屋实行产权调换或者货币补偿,由其选择一种补偿方式,并确定了具体的补偿数额和安置房,该裁决经法院生效判决予以维持。原告对涉案房屋获得补偿安置的权益已经得到保护,只是因为原告尚未前往被告处选择补偿方式,才造成补偿安置未落实。虽然被告的行为被确认违法,但未对原告房屋补偿安置的合法权益造成损失,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三条规定“被告的具体行政行为违法但尚未对原告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或者原告的请求没有事实根据或法律根据的,人民法院应当判决驳回原告的赔偿请求。”本院对原告的该项赔偿请求不予支持。
2、原告关于可得利益的损失的赔偿请求。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三十六条第(八)项规定“对财产权造成其他损害的,按照直接损失给予赔偿。”原告赔偿请求的第3至5项属于可得利益的损失,并非直接损失,不属于国家赔偿的范畴,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本院认为,被告实施强制行为虽已被确认违法,依法应当承担行政赔偿责任,但原告房屋的补偿安置权益已经得到保护,因原告自身原因才未落实,对屋内动产的损失未提供有效证据证明,且其余的赔偿请求项目并非直接损失,不属于国家赔偿范畴。故,原告的赔偿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许祖杨的赔偿诉讼请求。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魏各永
审 判 员  杨礼崧
人民陪审员  陈 忠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九日
书 记 员  赖银珠
附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九条行政行为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的,或者原告申请被告履行法定职责或者给付义务理由不成立的,人民法院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三十三条被告的具体行政行为违法但尚未对原告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或者原告的请求没有事实根据或法律根据的,人民法院应当判决驳回原告的赔偿请求。

声 明

一、裁判文书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原则予以公布。有关当事人对公布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书面向本院申请更正或者撤销。

二、本院提供的裁判文书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裁判文书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院裁判文书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本院裁判文书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院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院裁判文书信息。

上一篇 傅燕青行政赔偿赔偿裁定书 下一篇 杨峰与福安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劳动和社会保障行政管理(劳动、社会保障)行政赔偿赔偿判决书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西二环北路58号 邮编:350003
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闽ICP备13014295号 技术支持:中国联通 东南助力

                           您是第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