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自斌与莆田市秀屿区交通综合行政执法大队、莆田市秀屿区交通运输局道路交通行政赔偿一审行政赔偿判决书

(2016)闽0304行赔初1号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

福建省莆田市荔城区人民法院
行 政 赔 偿 判 决 书
(2016)闽0304行赔初1号
原告吴自斌,男,1963年1月15日出生,汉族,住所地浙江省文成县。
被告莆田市秀屿区交通综合行政执法大队(以下简称秀屿区交通执法大队),住所地福建省莆田市秀屿区政府事业楼五楼。统一社会信用代码12350304050323107D。
法定代表人林智毅,大队长。
委托代理人陈斌,福建众益律师事务所律师。委托权限一般代理。
被告莆田市秀屿区交通运输局(以下简称秀屿区交通局),住所地福建省莆田市秀屿区笏石镇顶社新街13号。组织机构代码证代码00369566-1。
法定代表人林震贤,局长。
行政机关负责人唐建华,副局长。
委托代理人林玉桂,福建众益律师事务所律师。委托权限一般代理。
原告吴自斌因与被告秀屿区交通执法大队及被告秀屿区交通局道路交通行政赔偿一案,于2016年5月20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赔偿诉讼。本院于2016年5月26日立案后,于同月27日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6年7月28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吴自斌,被告秀屿区交通执法大队的法定代表人林智毅及委托代理人陈斌,被告秀屿区交通局的行政机关负责人唐建华及委托代理人林玉桂等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吴自斌诉称,2016年3月14日9时左右,其驾驶蓝色闽B×××××出租车,因在莆田火车站的下客区域揽客,被被告秀屿区交通执法大队的两名工作人员拦下询问,后被告秀屿区交通执法大队对其作出闽莆秀交执(2016)罚字第12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原告认为,下客区域并没有设置不能在该区域揽客的标示,被告秀屿区交通执法大队的工作人员也没有向原告阐明该区域出租车不能揽客,需到指定区域才能揽客。且原告在车被拦下后,一直服从被告秀屿区交通执法大队工作人员指挥并提供证件等,不存在不服从调度的行为,所以,被告秀屿区交通执法大队在执法过程中存在程序违法、执法不公。原告对该处罚决定不服,于2016年3月18日向被告秀屿区交通局申请复议,被告秀屿区交通局2016年5月16日作出维持行政处罚决定的复议决定也是错误的。现请求判令被告秀屿区交通执法大队返还原告所缴纳的罚款人民币500元。原告向本院提交以下证据:1、闽莆秀交执(2016)罚字第12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2、秀交复决字[2016]1号《行政复议决定书》,证明原告被行政处罚并申请行政复议;3、福建省行政罚款收据,证明原告已缴纳罚款。
被告秀屿区交通执法大队及被告秀屿区交通局辩称,一、被告秀屿区交通执法大队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事实清楚、程序合法、适用依据正确。2016年3月14日9时,原告驾驶蓝色闽B×××××出租车在莆田火车站不服从调度,私自揽客,在非指定上客区域上了3名乘客,经现场执法人员调查取证,该车违规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其行为违反了《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规定》第二十四条第九项的规定,故依照《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规定》第五十条的规定对其作出处罚,适用依据正确。二、原告诉称“在下客区域并没有设置不能在该区域揽客的标示”不是事实。莆田火车站入口重要位置均有设置标示牌,提醒和告知出租车司机须在指定区域揽客。而原告吴自斌在非指定区域私自揽客,故对其进行处罚并无不当。三、被告秀屿区交通局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书》(秀交复决字[2016]1号)程序正当、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综上,请求驳回原告吴自斌的诉讼请求。
被告秀屿区交通执法大队及被告秀屿区交通局向本院提交了证明原行政行为合法性的证据、依据:1、立案审批表,2、现场笔录,3、询问笔录,4、案件处理审批表,5、吴自斌的从业资格证及出租汽车车辆运营证,6、执法现场照片,7、《行政处罚告知书》,8、《行政处罚决定书》,9、福建省行政罚款收据,10、结案报告,证明被告秀屿区交通执法大队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证据充分、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11、现场照片,证明莆田火车站主要位置对于出租车上下客均已设置提示牌;12、现场录像视频,证明原告未服从调度,在非指定区域私自揽客;13、交通运输行政执法证,证明执法人员黄立群、方强均具备执法资质;法律依据:《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规定》第六条、第二十四条、第五十条。
被告秀屿区交通局向本院提交了证明复议程序合法性的证据、依据:1、行政复议申请书,证明2016年3月18日原告吴自斌申请行政复议;2、立案审批表,证明被告秀屿区交通局接到原告复议申请后及时立案受理;3、行政复议受理通知书,证明被告秀屿区交通局已履行告知义务;4、行政复议答辩状,证明被告秀屿区交通执法大队进行书面答辩;5、行政复议案件审理(评议)记录,证明被告秀屿区交通局对原告提起的行政复议进行集体讨论;6、《行政复议决定书》,证明被告作出行政复议决定书,并送达原告。
经庭审质证,各方意见如下:(一)原告对被告秀屿区交通执法大队及被告秀屿区交通局提交的证明原行政行为合法性的证据、依据质证认为:对证据6照片上的执法人员有异议,原告不清楚是谁;对证据11中“此处禁止上客”的照片有异议,2016年3月14日并没有该提示牌,该提示牌于2016年4月1日才有,“的士乘车区”的牌子不在原告被处罚的区域,而是在地下停车场;对证据13有异议,当日现场执法人员的编码并非被告提供的编号;对其他证据均无异议。(二)被告秀屿区交通局对被告秀屿区交通执法大队提供的证据、依据均无异议;(三)原告对被告秀屿区交通局提交的证明复议程序合法性的证据、依据均无异议。(四)被告秀屿区交通执法大队对被告秀屿区交通局提供的证据、依据均无异议;(五)被告秀屿区交通执法大队及被告秀屿区交通局对原告提供的证据均无异议。
本院对上述证据认证如下:被告秀屿区交通执法大队及被告秀屿区交通局提供的证据中,除《行政处罚决定书》及《行政复议决定书》是本案被诉的行政行为,是诉讼审查对象,不能作为本案证据予以排除外,其他证据具备真实性、合法性,与本案有关联,本院予以采信。对原告提供的证据,证据1、2可以证明原告吴自斌被被告行政处罚并经过复议的事实存在,但也是被诉的行政行为,不能作为本案证据予以排除,证据3可证明原告已缴纳罚款。
经审理查明,2016年3月14日9时左右,原告吴自斌驾驶着莆田福众出租汽车有限公司的蓝色闽B×××××出租车在莆田火车站的下客区域揽客时,遇到被告秀屿区交通执法大队执法检查。被告秀屿区交通执法大队于2016年3月14日以原告吴自斌不服从调度私自揽客对其进行立案,经询问并调查取证后同日作出闽莆秀交执(2016)告字第121号《行政处罚告知书》,告知其享有陈述申辩的权利,原告放弃上述权利,并要求立即处理。2016年3月14日,被告秀屿区交通执法大队作出闽莆秀交执(2016)罚字第12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对原告吴自斌罚款人民币伍佰元整(已缴纳)。原告对该处罚决定不服,于2016年3月18日向被告秀屿区交通局申请复议,被告秀屿区交通局于2016年5月16日作出秀交复决字[2016]1号《行政复议决定书》,决定维持秀屿区交通执法大队作出的闽莆秀交执(2016)罚字第12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的具体行政行为。2016年5月20日,原告向本院提起行政赔偿。
本院认为,在关联的行政处罚案中,原告吴自斌要求撤销被告秀屿区交通执法大队作出的闽莆秀交执(2016)罚字第12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和被告秀屿区交通局作出的秀交复决字[2016]1号《行政复议决定书》,被本院(2016)闽0304行初92号《行政判决书》判决驳回其诉讼请求。现原告吴自斌要求被告秀屿区交通执法大队返还其所缴纳的罚款人民币500元的请求没有依据,不予支持。据此,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吴自斌要求被告莆田市秀屿区交通综合行政执法大队返还罚款人民币五百元的诉讼请求。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福建省莆田
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周铭煌
审 判 员  陈丽生
人民陪审员  刘金水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十日
书 记 员  李北雁
附:本判决适用的相关法律依据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三十三条被告的具体行政行为违法但尚未对原告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或者原告的请求没有事实根据或法律根据的,人民法院应当判决驳回原告的赔偿请求。

声 明

一、裁判文书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原则予以公布。有关当事人对公布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书面向本院申请更正或者撤销。

二、本院提供的裁判文书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裁判文书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院裁判文书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本院裁判文书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院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院裁判文书信息。

上一篇 李金国与莆田市涵江区三江口镇人民政府乡政府行政赔偿赔偿判决书 下一篇 陈金姐、福建省仙游县人民政府行政赔偿赔偿判决书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西二环北路58号 邮编:350003
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闽ICP备13014295号 技术支持:中国联通 东南助力

                           您是第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