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进发、熊阳光交通肇事一审刑事判决书

(2017)闽0824刑初88号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

福建省武平县人民法院
刑 事 附 带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闽0824刑初88号
公诉机关武平县人民检察院。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钟某1(系本案被害人钟某4之母),女,1951年5月3日出生于福建省武平县,汉族,农民,住武平县。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冯某(系本案被害人钟某5之母),女,1939年2月14日出生于福建省武平县,汉族,居民,住武平县。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钟某2(系本案被害人钟某4、钟某5之女),女,1990年8月15日出生于福建省武平县,汉族,居民,住武平县。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钟某3(系本案被害人钟某4、钟某5之子),男,1994年10月5日出生于福建省武平县,汉族,居民,住武平县。
上述四原告人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李东方,福建天梁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叶进发,男,1984年3月24日出生于广东省梅州市,汉族,初中文化,农民,住梅州市梅江区。因涉嫌犯交通肇事罪于2017年2月19日被刑事拘留,同年3月2日被逮捕,现羁押于长汀县看守所。
辩护人暨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志群,广东客都律师事务所律师。
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熊阳光,男,1993年4月18日出生于广东省梅州市,汉族,农民,住梅州市梅县。
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武平县岩前石蚊帐石场(下称石蚊帐石场),住所地武平县岩前镇大布村,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50824555083479X。
主要负责人熊日文,执行事务合伙人。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东成,福建乐康律师事务所律师。
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熊日文,男,1991年4月17日出生于,汉族,农民,住梅州市梅县。
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曾质云,男,1969年4月30日出生于福建省武平县,汉族,农民,住武平县。
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温毓华,男,1986年3月17日出生于福建省武平县,汉族,农民,住武平县。
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陈维中,男,1987年3月16日出生于江西省寻乌县,汉族,农民,住寻乌县。
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谢昉华,男,1969年2月23日出生于广东省梅州市,汉族,农民,住梅州市梅江区。
上述五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李东成,福建乐康律师事务所律师。
武平县人民检察院以武检公诉刑诉(2017)87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叶进发犯交通肇事罪,于2017年5月26日向本院提起公诉。在诉讼过程中,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钟某1、冯某、钟某2、钟某3(下称钟某3等四原告人)向本院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合并审理。武平县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林才仁出庭支持公诉,钟某3等四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李东方,被告人叶进发及其辩护人张志群,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熊阳光,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石蚊帐石场主要负责人熊日文和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熊日文、曾质云、温毓华、陈维中、谢昉华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李东成等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武平县人民检察院指控:2017年2月18日8时许,被告人叶进发驾驶未年检、未投保、制动性能不良的粤M×××××号重型自卸货车,在武平某岩前镇将军村瓷缸坑(大布村至将军村4KM+100M处)路段倒车时,被告人因疏忽大意,在未查明车后情况,未确认安全情况,碰撞停在其车后由被害人钟某4驾驶后载其妻子钟某5的无牌二轮摩托车(车架号0051268),造成钟某4、钟某5死亡及两车损坏的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被告人及时将被害人钟某4、钟某5送至武平某岩前卫生院抢救治疗,并在明知他人已报警的情况下,仍在该卫生院等候,后被告人被武平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民警口头传唤到案。经武平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认定,被告人叶进发负事故全部责任。经武平县公安局物证室鉴定,被害人钟某4、钟某5均系交通事故致重型颅脑损伤死亡。案发后,被告人家属支付了被害人家属损失人民币(币种,下同)60000元,被告人工作所在的石蚊帐石场支付了被害人损失1000000元,合计1060000元。据以指控上述事实,公诉机关提供了相应的证据证明。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叶进发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因而发生致二人死亡的重大交通事故,且负事故全部责任,情节特别恶劣,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之规定,应以交通肇事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钟某3等四原告人诉称,因被告人叶进发的犯罪行为致四原告人遭受损失,请求:1.依法追究被告人叶进发交通肇事罪的刑事责任;2.依法判令被告人叶进发和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熊阳光、石蚊帐石场、熊日文、曾质云、温毓华、陈维中、谢昉华等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连带赔偿钟某3等四原告人因被害人钟某4、钟某5交通事故受伤及死亡而产生的医疗费244.69元、丧葬费58719元、交通费1000元、误工费125.38元/天×7天×5人=4388.3元、死亡赔偿金36014.3元/年×20年×2=1440572元、被扶养人冯某生活费25005.5元/年×5年÷5=25005.5元、被扶养人钟某1生活费25005.5元/年×15年÷4=93770.63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0元,合计1723700.12元,扣除被告人叶进发及石蚊帐石场已支付的1060000元,还应支付663700.12元。钟某3等四原告人提供了户口簿复印件、常住人口登记卡、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武平岩前卫生院收费票据、机动车行驶证复印件、内资企业登记情况表、武平县岩前镇将军村民委员会出具的证明四份、结婚证复印件、劳动合同书、福建省武平县英源食用菌有限公司2016年度人员工资报销花名册、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收款票据、住房安置合同、工伤保险参保证明等证据材料。
被告人叶进发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和犯罪事实无异议,自愿认罪,请求从轻处罚。辩护人张志群的辩护意见是:被告人具有自首情节和悔罪表现,被告人在家庭经济极度困难的情况下赔偿了被害人部分损失;石蚊帐石场未派员现场指挥倒车,是事故发生的原因之一,且本事故是多方面的原因造成的,建议对被告人从轻处罚。附带民事部分的意见为:1.原告人主张的死亡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应按农村居民标准计算;误工费和精神抚慰金过高,请法院依法核减;2.被告人从2016年7月开始受雇于石蚊帐石场从事运输工作,日工资200元,包吃包住。被告人在受雇于石蚊帐石场从事运输工作过程中发生事故,造成二被害人死亡的损害结果,其损失依法应由石蚊帐石场承担赔偿责任。
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熊阳光的意见为:1.粤M×××××号重型自卸货车已于2016年6月卖给叶进发,尚未办理过户手续,其在年检期限内交付车辆,车辆各种性能良好;2.原告人主张的死亡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应按农村居民标准计算;误工费和精神抚慰金过高,请法院依法核减;3.叶进发从2016年7月开始受雇于石蚊帐石场从事运输工作。叶进发在受雇于石蚊帐石场从事运输工作过程中发生事故,造成二被害人死亡,依法应由石蚊帐石场承担赔偿责任。
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石蚊帐石场及熊日文、曾质云、温毓华、陈维中、谢昉华的意见为:1.根据车辆转运记录表、付款凭证及叶进发登记的承运石粉、破碎石记录单等证据,证实自2017年2月开始,叶进发与石蚊帐石场口头约定按方量计算承运数量,叶进发不再受雇于石蚊帐石场从事运输工作,石蚊帐石场与叶进发是运输合同关系,叶进发在从事运输过程中发生交通事故致人损害产生的赔偿责任依法应由叶进发本人承担,石蚊帐石场已先行垫付的100万元,原告应当返还;2.叶进发与熊阳光系粤M×××××号重型自卸货车的所有权人,该车辆未年检、无保险、灯光、转向和制动系统均不符合安全技术标准,叶进发和熊阳光未为该车投保机动车交通事故强制责任保险,应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限额范围内优先承担赔偿责任,超出部分由叶进发和熊阳光承担连带赔偿责任;3.原告人提供的《劳动合同书》、《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等证据,无法证明被害人钟某4、钟某5的经常居住地、收入来源地为城镇。原告人主张的死亡赔偿金应按农村居民标准计算。4.原告人未提供证据证明被扶养人经常居住地和生活消费在城镇,被扶养人生活费应按农村居民标准计算,误工费应按3人3天计算,精神抚慰金于法无据,不予支持。
经审理查明:2017年2月18日8时许,被告人叶进发驾驶未年检、未投保、制动性能不良的粤M×××××号重型自卸货车,在武平某岩前镇将军村瓷缸坑(大布村至将军村4KM+100M处)路段倒车时,被告人因疏忽大意,未查明车后情况,未确认安全情况,碰撞停在其车后由被害人钟某4驾驶后载其妻子钟某5的无牌二轮摩托车(车架号0051268),造成钟某4、钟某5死亡及两车损坏的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被告人及时将被害人钟某4、钟某5送至武平某岩前卫生院抢救治疗,并在明知他人已报警的情况下,仍在该卫生院等候,后被告人被武平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民警口头传唤到案。经武平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认定,被告人叶进发负事故全部责任。经武平县公安局物证室鉴定,被害人钟某4、钟某5均系交通事故致重型颅脑损伤死亡。经福建华宇司法鉴定所鉴定,粤M×××××号重型自卸货车的转向系性能、制动系性能、灯光及喇叭均不符合安全技术标准。案发后,被告人家属支付了被害人家属损失60000元,被告人工作所在的石蚊帐石场支付了被害人损失1000000元,合计1060000元。
另查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钟某1系被害人钟某4之母,出生于1951年5月3日,居住于武平县岩前镇将军村牛角坵40号,事故发生时年满65周岁,其共生育被害人钟某4等4个子女。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冯某出生于1939年2月14日,居住于武平县岩前镇将军村村里上片51号,事故发生时年满78周岁,系被害人钟某5之母,其共生育被害人钟某5等5个子女。被害人钟某4出生于1968年1月6日,被害人钟某5出生于1972年7月18日,居住于武平县岩前镇大布村林屋22号,二被害人婚后生育钟某2、钟某3二个子女。2016年2月20日,被害人钟某4、钟某5向武平县岩前镇灵岩村民委员会购买位于该村枇杷园小区安置房一幢。事故发生后,二被害人被送往武平某岩前卫生院抢救无效后死亡,分别花去医疗费163.17元和81.52元,合计244.69元。2015年1月1日起至2018年12月31日止,被害人钟某4系福建省武平某英源食用菌有限公司员工,该公司自2011年10月25日起至2017年2月23日为其办理了工伤参保手续。粤M×××××号重型自卸货车所有人为叶进发和熊阳光,法定登记车主为熊阳光,检验合格有效期至2016年9月。该车未投保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2016年下半年起至事故发生时,被告人叶进发受雇于石蚊帐石场从事运输工作。石蚊帐石场由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熊日文、曾质云、温毓华、陈维中、谢昉华于2015年11月14日共同出资设立的普通合伙企业。
又查明,2017年度福建省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36014.3元/年、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为12910.8元/年(即1075.9元/月);2017年度福建省单位从业人员平均工资为63138元/年(即丧葬费为31569元),2016年度福建省农、林、牧、渔业平均工资为45764元/年(即误工费为125.38元/天)。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提交的,并经法庭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书证
⑴人员基本信息、到案经过、违法犯罪前科劣迹查证经过,证实被告人的出生时间,已达刑事责任年龄,案发前无犯罪前科劣迹。被告人在事故发生后积极抢救伤者,并在武平某岩前卫生院等候处理的情况。被害人、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及证人的身份情况。
⑵驾驶人信息查询结果单、行驶证复印件、强制措施凭证、扣押决定书、发还物品清单,证实被告人及被害人均具备相应驾驶资格,粤M×××××号重型自卸货车法定登记车主为熊阳光,检验有效期至2016年9月。肇事车辆被扣押后发还的事实。
⑶收款收据,证实被害人钟某4、钟某5受伤后住院抢救及抢救费用支出情况。
⑷死亡医学证明、火化证、尸体处理通知书、户口注销证明,证实被害人钟某4、钟某5因交通事故死亡户口被注销的情况。
⑸户口本复印件、武平某岩前镇将军村民委员会出具的证明,证实原告人钟某1、冯某、钟某2、钟某3与被害人钟某4、钟某5之间的身份关系。
⑹情况说明、调解情况说明、收条,证实被告人及石蚊帐石场共支付丧葬费等合计1060000元。
⑺原告人提供的门诊收费票据、劳动合同书、工伤参保证明、不予工伤认定决定书、福建省武平某英源食用菌有限公司人员工资册、安置合同,证实被害人钟某4、钟某5在事故发生后花去抢救费用,被害人钟某4事故发生前系武平某英源食用菌有限公司的职工,投保了工伤保险,其因交通事故死亡未被认定为工伤。安置合同证实2016年2月20日,二被害人购买安置房的情况。
⑻原告人提供的内资企业情况登记表、武平某岩前镇将军村民委员会出具的证明,证实钟某3等四原告人与二被害人的身份关系、石蚊帐石场系普通合伙企业性质。
上述钟某3等四原告人提供的书证⑺和⑻,可以认定被害人钟某4系福建省武平某英源食用菌有限公司员工,事故发生前投保了工伤保险等事实,本院确认为有效证据。
2.证人证言
⑴证人熊阳光的证言,证实粤M×××××号重型自卸货车是他和其姐夫叶进发共同所有的,他占六成股份,叶进发占四成,平时由叶进发管理。2017年2月18日8时许,叶进发打电话告诉他该车在武平县岩前镇大布村往将军村的路上发生致二人死亡的交通事故,并叫他准备10万元安葬费。粤M×××××号重型自卸货车没有保险。
⑵证人夏某的证言,证实2017年2月18日早上,他驾驶挖掘机在武平某岩前镇将军村路上作业清理路面上的碎石时,到石场工地做了一、二个月的广东梅县叶姓师傅驾驶的一辆大货车在倒车时将停在车后的摩托车压倒,摩托车上的一男一女被压在大货车车轮下,后经抢救无效死亡。平时石场有人指挥倒车,事故发生当天没有人指挥。事故发生后,一个曾姓师傅去报了警。
⑶证人练某的证言,证实2017年2月18日8时,一个叫“阿发”的广东师傅驾驶的大货车在武平县岩前镇大布村往将军村的路上倒车时发生交通事故,将摩托车上的两个人压倒受伤,他和石场的管理人员温毓华将伤者送往卫生院,后经抢救无效死亡。平时石场有人指挥倒车,事故发生当天没有人指挥。
⑷证人钟某3的证言,证实2017年2月18日9时左右,他接到其舅舅钟英有的电话,得知其父母钟某4、钟某5从岩前集镇上回将军村的途中发生交通事故的事实。
3.鉴定意见
⑴福建华宇司法鉴定所出具的车辆检验鉴定报告,证实粤M×××××号重型自卸货车的转向系性能、制动系性能、灯光及喇叭均不符合安全技术标准要求。
⑵武平县公安局物证鉴定室出具的尸体检验鉴定书,证实被害人钟某4、钟某5的死亡原因。
⑶武平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出具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证实事故发生的原因,被告人负事故全部责任。
5.勘验检查辨认笔录
⑴武平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制作的道路交通事故现场勘查笔录、现场图及现场照片,证实事故现场情况。
⑵辨认尸体笔录及照片,证实事故中的死者系被害人钟某4、钟某5。
6.被告人的供述和辩解
被告人叶进发的供述和辩解,证实2017年2月18日8时许,他到武平某岩前镇将军村石蚊帐石场上班,他驾驶原停放于石场管理部旁的粤M×××××号重型自卸货车准备到事故发生地运石头。因在他车后面三十米远的地方,有一辆挖掘机在作业,他将车停放在路的右边。后他倒车去装石头时,将其车后的一辆摩托车压倒,摩托车上的一男一女倒在其车的右后轮旁边。后他打“120”急救电话,后还有人报警。一个姓温的工友将男的伤者送往岩前卫生院抢救,他和其工友古淦友将女的伤者送往岩前卫生院抢救。事故发生当天,他比较早上班,他倒车时,没有人指挥。平时都是有人指挥的。他对车辆检验鉴定没有意见,对认定其负事故全部责任没有异议。他有B2类机动车驾驶证,粤M×××××号重型自卸货车是他从其小舅子熊阳光处购买的,没有过户,没有年检和保险。
本院认为,被告人叶进发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因而发生致二人死亡的重大交通事故,且负事故全部责任,情节特别恶劣,其行为构成交通肇事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犯罪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罪名成立。被告人驾驶明知转向系性能、制动系性能、灯光及喇叭均不符合安全技术标准的车辆发生事故,公诉机关建议对被告人酌情从重处罚的意见,予以采纳。案发后,被告人能积极抢救伤者,明知他人报警仍在等候处理,之后又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是自首,可对被告人依法从轻处罚或减轻处罚;又被告人及石蚊帐石场赔偿了被害人家属的大部分损失,可对被告人依法减轻处罚。
被告人应依法承担其犯罪行为致钟某3等四原告人因被害人钟某4、钟某5交通事故受伤后死亡而遭受的损失。钟某3等四原告人主张的医疗费244.69元及丧葬费58719元,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钟某3等四原告人提供的证明,证实被扶养人钟某1、冯某均居住于武平某岩前镇将军村,为农村居民,原告人钟某1、冯某主张的被扶养人生活费可按2017年度福建省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12910.8元/年计算,即钟某1的被扶养人生活费为12910.8元/年×(20-5)年÷4=48415.5元、冯某的被扶养人生活费为12910.8元/年×5年÷5=12910.8元,合计61326.3元,超过部分不予支持。钟某3等四原告人提供的户籍证明、《劳动合同书》、《工伤保险参保证明》、《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等证据,证实被害人钟某4居住于武平某岩前镇将军村,在武平县岩前镇灵岩村枇杷园小区购买了安置房屋一幢,事故发生时系福建省武平某英源食用菌有限公司员工,投保了工伤保险,又被害人钟某5与钟某4在同一事故中死亡,钟某3等四原告人主张的死亡赔偿金按城镇居民标准计算即36014.3元/年×20年×2=1440572元,予以支持。钟某3等四原告人主张的被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的交通费1000元、误工费4388.3元,合计5388.3元,酌定2500元为宜。钟某3等四原告人主张的精神抚慰金100000元,于法无据,不予支持。综上,被告人叶进发依法应赔偿钟某3等四原告人医疗费、死亡赔偿金、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被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的交通费、误工费等各项损失合计1563361.99元。
石蚊帐石场提供的被告人叶进发运载破碎石数量记录单、付款凭证及转运车辆记录表,不足以证明石蚊帐石场主张的事故发生时被告人与石蚊帐石场之间是运输合同关系,石蚊帐石场亦又无其他证据予以佐证。据此,事故发生时,被告人叶进发系受雇于石蚊帐石场从事运输工作,因其交通事故致人死亡造成的损失,依法应由其雇主即石蚊帐石场承担赔偿责任。又因被告人叶进发和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熊阳光为粤M×××××号重型自卸货车实际所有人,负有为该车投保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义务,因被告人叶进发及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熊阳光怠于行使该投保义务,未为该车投保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应由被告人叶进发及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熊阳光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死亡伤残赔偿和医疗费用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即钟某3等四原告人主张的因被害人钟某4、钟某5交通事故死亡而产生的医疗费244.69元、死亡赔偿金1440572元、丧葬费58719元、被扶养人生活费61326.3元、被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的交通费、误工费2500元,合计1563361.99元,应由被告人叶进发和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熊阳光优先赔偿110000元和244.69元,合计110244.69元,扣除被告人叶进发已支付的60000元,被告人叶进发和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熊阳光还应支付50244.69元;不足部分即1563361.99元-110244.69元=1453117.3元由石蚊帐石场承担赔偿责任,扣除石蚊帐石场已支付的1000000元,还应支付453117.3元。因石蚊帐石场为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熊日文、曾质云、温毓华、陈维中、谢昉华共同投资设立的普通合伙企业,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熊日文、曾质云、温毓华、陈维中、谢昉华为该合伙企业的普通合伙人,对石蚊帐石场所负债务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一条、第四十五条、第四十七条、第三十六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九十九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合伙企业法》第二条第一、二款,第三十八条,第三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三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第十六条、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十七条第一、三款,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叶进发犯交通肇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2月19日起至2019年8月18日止。)
二、被告人叶进发和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熊阳光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限额内连带赔偿原告人钟某1、冯某、钟某2、钟某3死亡赔偿金、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被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的交通费、误工费、医疗费等合计110244.69元,扣除已支付的60000元,还应支付50244.69元。
三、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武平县石蚊帐石场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赔偿原告人钟某1、冯某、钟某2、钟某3死亡赔偿金、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被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的交通费、误工费等合计1453117.3元,扣除已支付的1000000元,还应支付453117.3元。
四、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熊日文、曾质云、温毓华、陈维中、谢昉华对上述第三项判决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五、驳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钟某1、冯某、钟某2、钟某3的其余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第二、三、四项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福建省龙岩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三份。
审 判 长  侯良石
人民陪审员  肖富华
人民陪审员  修荣华
二〇一七年八月十四日
代理书记员  林素珍
附注:
本判决主要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一百三十三条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因而发生重大事故,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交通运输肇事后逃逸或者有其他特别恶劣情节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因逃逸致人死亡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
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第六十一条对于犯罪分子决定刑罚的时候,应当根据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本法的有关规定判处。
第四十五条有期徒刑的期限,除本法第五十条、第六十九条规定外,为六个月以上十五年以下。
第四十七条有期徒刑的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
第三十六条第一款由于犯罪行为而使被害人遭受经济损失的,对犯罪分子除依法给予刑事处罚外,并应根据情况判处赔偿经济损失。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九十九条第一款被害人由于被告人的犯罪行为而遭受物质损失的,在刑事诉讼过程中,有权提起附带民事诉讼。被害人死亡或者丧失行为能力的,被害人的法定代理人、近亲属有权提起附带民事诉讼。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第一款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六条第一款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第十六条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
第四十八条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的有关规定承担赔偿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伙企业法》
第二条第一款本法所称合伙企业,是指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组织依照本法在中国境内设立的普通合伙企业和有限合伙企业。
第二款普通合伙企业由普通合伙人组成,合伙人对合伙企业债务承担无限连带责任。本法对普通合伙人承担责任的形式有特别规定的,从其规定。
第三十八条合伙企业对其债务,应先以其全部财产进行清偿。
第三十九条合伙企业不能清偿到期债务的,合伙人承担无限连带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一百三十八条被害人因人身权利受到犯罪侵犯或者财物被犯罪分子毁坏而遭受物质损失的,有权在刑事诉讼过程中提起附带民事诉讼;被害人死亡或者丧失行为能力的,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有权提起附带民事诉讼。
因受到犯罪侵犯,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或者单独提起民事诉讼要求赔偿精神损失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九条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致人损害的,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员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致人损害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可以向雇员追偿。
前款所称“从事雇佣活动”,是指从事雇主授权或者指示范围内的生产经营活动或者其他劳务活动。雇员的行为超出授权范围,但其表现形式是履行职务或者与履行职务有内在联系的,应当认定为“从事雇佣活动”。
第十七条第一款受害人遭受人身损害,因就医治疗支出的各项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包括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必要的营养费,赔偿义务人应当予以赔偿。
第三款受害人死亡的,赔偿义务人除应当根据抢救治疗情况赔偿本条第一款规定的相关费用外,还应当赔偿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死亡补偿费以及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等其他合理费用。
第十九条医疗费根据医疗机构出具的医药费、住院费等收款凭证,结合病历和诊断证明等相关证据确定。赔偿义务人对治疗的必要性和合理性有异议的,应当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
医疗费的赔偿数额,按照一审法庭辩论终结前实际发生的数额确定。器官功能恢复训练所必要的康复费、适当的整容费以及其他后续治疗费,赔偿权利人可以待实际发生后另行起诉。但根据医疗证明或者鉴定结论确定必然发生的费用,可以与已经发生的医疗费一并予以赔偿。
第二十条误工费根据受害人的误工时间和收入状况确定。
误工时间根据受害人接受治疗的医疗机构出具的证明确定。受害人因伤致残持续误工的,误工时间可以计算至定残日前一天。
受害人有固定收入的,误工费按照实际减少的收入计算。受害人无固定收入的,按照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计算;受害人不能举证证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状况的,可以参照受诉法院所在地相同或者相近行业上一年度职工的平均工资计算。
第二十二条交通费根据受害人及其必要的陪护人员因就医或者转院治疗实际发生的费用计算。交通费应当以正式票据为凭;有关凭据应当与就医地点、时间、人数、次数相符合。
第二十七条丧葬费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标准,以六个月总额计算。
第二十八条被扶养人生活费根据扶养人丧失劳动能力程度,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和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标准计算。被扶养人为未成年人的,计算至十八周岁;被扶养人无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计算二十年。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
被扶养人是指受害人依法应当承担扶养义务的未成年人或者丧失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成年近亲属。被扶养人还有其他扶养人的,赔偿义务人只赔偿受害人依法应当负担的部分。被扶养人有数人的,年赔偿总额累计不超过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额或者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额。
第二十九条死亡赔偿金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按二十年计算。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
执行申请提示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二百三十九条申请执行的期间为二年。申请执行时效的中止、中断,适用法律有关诉讼时效中止、中断的规定。
前款规定的期间,从法律文书规定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法律文书规定分期履行的,从规定的每次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法律文书未规定履行期间的,从法律文书生效之日起计算。

声 明

一、裁判文书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原则予以公布。有关当事人对公布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书面向本院申请更正或者撤销。

二、本院提供的裁判文书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裁判文书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院裁判文书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本院裁判文书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院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院裁判文书信息。

上一篇 兰桥平危险驾驶一审刑事判决书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西二环北路58号 邮编:350003
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闽ICP备13014295号 技术支持:中国联通 东南助力

                           您是第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