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厦鹭粮油工贸有限公司、厦门市金香穗米业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16)闽民终722号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

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闽民终722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厦门厦鹭粮油工贸有限公司,住所地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兴湖路27号第一层A单元。
法定代表人:郭卫东,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应军,福建大道之行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厦门市金香穗米业有限公司,住所地福建省厦门市集美区侨英街道板桥路502-520号。
法定代表人:林彬彬,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郑安安、林龙美,福建秋生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厦门厦鹭粮油工贸有限公司(下称厦鹭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厦门市金香穗米业有限公司(下称金香穗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一案,不服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厦民初字第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6年5月5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厦鹭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应军、被上诉人金香穗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林龙美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厦鹭公司上诉请求:1、请求撤销(2015)厦民初字第5号民事判决书,并依法改判,或发回重审;2、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用由金香穗公司承担。
事实和理由:
一、厦鹭公司在涉案包装袋正中所使用的月亮图形,是其第6845275号、第6617206号注册商标的图形元素。厦鹭公司在涉案包装袋上完整的使用了前述注册商标。因此,不存在侵犯金香穗公司注册商标的事实,更不存在侵犯其装潢的事实。
首先,厦鹭公司在产品包装袋正面使用的是上诉人依法经核准注册的第6845275号、第6617206号注册商标。该两个商标均经金香穗公司法定代表人异议,但最终均被驳回。足见相关行政主管部门对于厦鹭公司的前述两个商标不侵犯被上诉人第3326866号“月亮图形”和第1722756号“鑫月芽及月亮图形”注册商标是肯定的。而原审判决对于厦鹭公司注册商标不侵犯金香穗公司注册商标也是认可的。但原审判决又割裂了厦鹭公司注册商标的完整性,仅以上诉人注册商标中的月亮图形与金香穗公司第3326866号‘月亮图形’和第1722756号‘鑫月芽及月亮图形’进行比对,从而得出侵权的结论。显然原审判决对此的认定是错误的。其次,金香穗公司在大米商品上所使用的第3326866号‘月亮图形’和第1722756号‘鑫月芽及月亮图形’均以月亮为构图基础,前者将月亮图形指定颜色为绿色,后者在月亮图形上增加了文字“鑫月芽”。而月芽米、月牙米又属于大米商品的产品类别,属于通用名称,因此,金香穗公司涉案商标在大米商品上并不具有显著性。且在金香穗公司注册前述商标前,池州市优质营养米开发公司更是早于1993年即在大米商品上注册了“月牙及图”商标,因此,金香穗公司涉案第3326866号‘月亮图形’和第1722756号‘鑫月芽及月亮图形’使用在大米商品上本身不具有识别商品来源的显著性,且其本身的月亮图形即具有侵犯他人注册商标的嫌疑。
本案中厦鹭公司在涉案产品上所使用的包装袋系行业通用包装,这一点原审判决已作出认定。而涉案装潢亦属于大米制造行业的通用装潢。在金香穗公司使用前述包装前,厦鹭公司及其他大米制造商均有使用该装潢。金香穗公司无权垄断其对涉案装潢的独占权,且其未提交证据证明涉案装潢属于知名产品的特有装潢。厦鹭公司对于涉案装潢已使用多年,购买者能够清楚的辨识。原审判决认定厦鹭公司所使用的装潢与金香穗公司涉案装潢近似,并最终认定厦鹭公司侵犯金香穗公司商品装潢,显然不符合我国法律规定,属于认定事实不清。
原审判决将厦鹭公司在产品上所使用的注册商标割裂,仅将其中的月亮图形及月芽米文字部分单独与被上诉人涉案商标进行比较,并作出厦鹭公司注册商标(原审判决认为系装潢)侵犯被上诉人注册商标权。但在判决中却又认定厦鹭公司侵犯金香穗公司涉案产品装潢,并最终做出前述判决内容。显然,原审判决是前后矛盾的。
二、厦鹭公司在运输车上对“厦鹭粮油”文字的使用,系合法的广告宣传,不构成对金香穗公司的不正当竞争。
首先,厦鹭公司系在公司个别运输车辆上标注“厦鹭粮油”文字,而非直接在大米产品的包装上使用前述文字。其次,上诉人标注“厦鹭粮油”的运输车主要作用在于向固定的销售商运送大米产品,而该销售商是与厦鹭公司直接进行交易,在交易之前,该销售商对于交易的产品、厦鹭公司的相关信息具有深入、明确的了解,而运输车的送货行为发生在厦鹭公司与销售商签订订货合同之后,因此,不会让该销售商产生运输车上的“厦鹭粮油”文字与金香穗公司“厦鹭”商标之间存在关联关系的联想,更不可能产生混淆。第三,厦鹭公司在运输车辆上标注“厦鹭粮油”及联系电话,意在对厦鹭公司进行宣传,而相关公众看到该车辆时想到的也是其内容本身和厦鹭公司,而不会联想到大米制品等;第四,案外人郭德寿于2004年申请,于2006年被核准在第29类食用油、肉等商品上使用“厦鹭”商标。案外人郭建和于2004年申请,于2007年经核准在第35类广告、广告策划等商品、服务上使用“厦鹭”商标。前述案外人均授权上诉人使用前述商标。而厦鹭公司主营业务为米、油,因此在运输车上标注“厦鹭粮油”文字对自身进行广告宣传并无不当,不属于对金香穗公司的不正当竞争。
三、原审判决另有多处事实认定错误。
1.原审判决认定“2005年5月31日,《东南快报》B29版金穗米业公司在宣传‘厦鹭’获得厦门市著名商标的广告配图上,其产品包装袋的正面装潢与2014年11月28日公证购买的原告金香穗公司涉案产品包装袋的正面装潢相同。”错误。首先,2005年5月31日所刊登的广告其目的为金穗米业公司对其所拥有的“厦鹭”商标被评定为厦门市著名商标进行宣传,而该广告页右下角的配图并不能直接确定金香穗公司当时在大米制品上使用该配图作为包装;其次,该配图中月亮图形中的文字为“月芽米”且芽字远多于其余二字,与2014年11月28日公证购买证物中月亮部分所使用的“鑫月芽”文字在排列、分布上均有明显差异;第三,该配图中部左侧白鹭图形下方两边有麦穗的装饰,而2014年11月28日公证购买证物中却没有。
2.原审判决认定“原告涉案产品包装袋正面的中部图案上白鹭朝左飞,白鹭图形上、下分别标注‘XINLUYUEYAMI’、‘新鹭’,绿色弯月上标注‘鑫月芽’,被诉侵权产品包装袋正面的中部图案上白鹭朝右飞且有麦穗装饰,白鹭图形上、下分别标注‘xialuxinyueya’、‘厦鹭’,绿色渐黄的弯月上标注‘月芽米’。”与事实不符。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依法应当撤销。故请求依法撤销原审判决,依法进行改判或发回重审。
金香穗公司辩称:
金香穗公司使用“月亮图”绿色包装装潢已取得装潢权。
从金香穗公司在一审中提交证据10“在先包装专利事实(2件)”可知,厦门粮食集团金穗米业有限公司(下称金穗米业公司)投资人林建全将其投放市场大米商品案涉包装袋于2002年5月30日也通过外观专利申请保护,专利号为CN3270638和CN3262462号,尽管该外观专利属于无效状态,但是它能证明金穗米业公司早在2002年5月30日前就开始使用“月亮图”绿色包装装潢。
金香穗公司在一审中提交证据8“2005年3月8日厦门日报”与“2005年5月31日东南快报、商业导刊”可知,金穗米业公司早在2005年就开始组合使用“月亮图形”、“鑫月芽及月亮图”、“厦鹭”及“白鹭图形”商标绿色包装装潢并在媒体进行宣传,取得了“月亮图”绿色包装装潢权。
从金香穗公司在一审中提交证据6“行政处罚决定书”可知,2007年12月4日,金穗米业公司向厦门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投诉。经调查,厦门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于2008年2月3日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厦鹭公司在所生产销售的厦禾月芽米和新鹭月芽米的包装袋上使用与第3326866号“月芽图形”商标近似的月亮图形,构成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行为,并作出相应行政处罚。进一步证明,金穗米业公司比厦鹭公司更早使用“月亮图”绿色包装装潢。
金香穗公司在一审中提交证据19“金穗米业公司证明”可知,金穗米业公司自2008年2月起不再经营大米产品,原经营生产的大米产品包装、装潢,第1435567号“白鹭图形”、第1722756号“鑫月芽及图”、第1994697号“厦鹭”及第3326866号“月亮图形”等大米产品上的商标及相关知识产权均由答辩人承继使用。故此,金香穗公司自2008年2月起享有金穗米业公司“月亮图”绿色包装装潢权利。
综上,上述证据相互印证,形成完整证据链足以证明金香穗公司早于上诉人使用“月亮图”绿色包装装潢,并已取得“月亮图”绿色包装装潢权。
一审判决认定厦鹭公司侵犯金香穗公司第3326866的“月亮图形”和第1722756号“鑫月芽及月亮图”注册商标专用权是合法、正确的。
金香穗公司在一审中提交证据4“公证书(2份)”可知,厦鹭公司不按规定使用其第6845275号和第6617206号注册商标,作为同行业恶意抄袭仿傍金香穗公司知名商品包装装潢,在相同的大米商品包装袋上使用与金香穗公司第3326866的“月亮图形”和第1722756号“鑫月芽及月亮图”商标相近似;其包装袋中标识与金香穗公司第3326866号“月亮图形”商标指定颜色相同;其包装袋中文字“新鹭”和“月芽米”与金香穗公司“厦鹭”和“鑫月芽”商标均有“鹭”字和“月牙”构成近似;其“新鹭及鹭图”与金香穗公司第1994697号“厦鹭”商标和第1435567号“白鹭图形”商标文字内容字体及其图形的颜色亦相似,比对两商品整体包装装潢相当近似,色调同样以白色和绿色为主色调,且“月亮图形”标志均置于包装袋的中部,占有包装袋二分之一位置,其显著明显突出,从上至下包括文字和图形的排列组合、文字字形、色彩搭配、整体布局外观十分相近。厦鹭公司的商品虽标有自己的商标、企业名称,但企业名称中含有答辩人注册商标“厦鹭”商号,又突出使用,且标注的位置与答辩人标注相关内容的位置完全一致,足以误导消费者,容易造成混淆。故此,厦鹭公司将金香穗公司第3326866的“月亮图形”和第1722756号“鑫月芽及月亮图”商标相近似的标志作为产品包装装潢使用,侵犯了金香穗公司第3326866的“月亮图形”和第1722756号“鑫月芽及月亮图”的注册商标专用权。
三、一审判决认定厦鹭公司在运输车上突出使用“厦鹭粮油”构成对金香穗公司的不正当竞争是正确的。
金香穗公司受让取得第1994697号“厦鹭”注册商标,经过多年使用,已具有较高的知名度。2005年8月2日福建省著名商标认定委员会认定“厦鹭”为福建省著名商标。2011年福建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复核认定“厦鹭”为福建省著名商标。然而,厦鹭公司于2003年12月25日故意将金香穗公司在先使用的“厦鹭”注册商标登记为其公司商号,之后一直在相同商品大米包装袋上故意突出使用“厦鹭”商号,其商品包装袋上使用企业名称采用在“厦鹭粮油”文字的背景为黄色,其他“厦门”、“有限公司”背景色为红色,故意突出彰显“厦鹭粮油”文字,也在运输车上突出使用“厦鹭粮油”字样,与金香穗公司1994697号“厦鹭”注册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为同一类别,容易使相关消费者对双方的产品产生混淆误认。故此,厦鹭公司将企业名称简化为“厦鹭粮油”标注在运输车上,系在产品的广告宣传中对企业名称的突出使用,足以误导消费者,容易造成混淆,对金香穗公司构成不正当竞争。
四、一审判决厦鹭公司赔偿金香穗公司经济损失(含合理费用)100000元是合法、正确的。
厦鹭公司具备一定的经营规模,侵权时间长,获利巨大,且屡次侵犯金香穗公司相关知识产权,从厦鹭公司商品的整个包装装潢看,显属刻意仿冒答辩人知名商品包装装潢,足见其主观存在恶意,侵犯了金香穗公司第3326866号“月亮图形”和第1722756号“金月芽及月亮图形”注册商标专用权,又将企业名称简化“厦鹭粮油”进行广告宣传,对金香穗公司构成不正当竞争,应当赔偿金香穗公司的经济损失,并承担金香穗公司为制止侵权所支付的合理费用。据此,一审判赔100000元是合法的。
综上,厦鹭公司的上诉理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依法不能成立。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金香穗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立即停止侵害金香穗公司第3326866号“月亮图形”商标和第1722756号“鑫月芽及月亮图形”商标专用权行为,并销毁侵权商标标识;2、厦鹭公司名称含有的“厦鹭”字号突出使用,侵犯金香穗公司第1994697号在先“厦鹭”知名商标权,立即停止使用含有“厦鹭”字号的公司名称、变更公司名称且变更后的公司名称不得含有“厦鹭”文字;3、立即停止不正当竞争行为;4、赔偿金香穗公司经济损失人民币50万元,以及因维权所支付的合理费用4928.6元,暂合计504928.6元;5、在《中国消费者报》刊登声明向金香穗公司进行公开赔礼道歉、消除影响;6、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
1997年7月29日,林建全、林建德和林建清投资设立福建泉州市金穗米业有限公司。1998年4月9日,福建泉州市金穗米业有限公司和厦门粮食集团公司投资成立厦门粮食集团金穗米业有限公司。2002年5月30日,林建全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包装袋(金穗米01)”和“包装袋(金穗米02)”的外观设计专利,分别于2002年11月6日和2003年1月1日获授权公告,专利号分别为zl0230××××.5和zl02307304.7。上述两外观设计专利主视图与本案被诉侵权产品包装袋正面装潢高度近似。后因未缴年费,上述两外观设计专利权已终止。2004年6月8日,厦门市金香穗米业有限公司成立,由林彬彬、林建清、林建全和林建德投资设立,从事大米的科研、种植、生产、加工和销售。金香穗公司法定代表人林彬彬。
2004年4月7日,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核准,金穗米业公司注册第3326866号“月亮图形”注册商标(指定颜色绿色),核定使用商品为第30类茶、方便米饭、谷类制品、米、方便面、食用淀粉,有效期限自2004年4月7日至2014年4月6日止。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核准转让,金香穗公司法定代表人林彬彬于2008年10月7日受让第3326866号“月亮图形”注册商标。后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核准,第3326866号“月亮图形”注册商标有效期续展至2024年4月6日。2002年2月28日,金穗米业公司经核准注册第1722756号“鑫月芽及月亮图形”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30类谷类制品、人食用的去壳谷物、米、面粉制品,有效期限自2002年2月28日至2012年2月27日止。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核准转让,金香穗公司法定代表人林彬彬于2008年10月7日受让第1722756号“月亮图形”注册商标。后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核准,第1722756号“月亮图形”注册商标有效期续展至2022年2月27日。2008年10月20日林彬彬与金香穗公司签订《商标使用许可合同》,无偿许可金香穗公司在30类茶、方便米饭、谷类制品、米、方便面、食用淀粉上使用第3326866号“月亮图形”注册商标,在30类谷类制品、人食用的去壳谷物、米、面粉制品上使用第1722756号“鑫月芽及月亮图形”注册商标,许可使用期限自2008年10月20日至2022年2月27日。2008年10月20日林彬彬签署《授权书》,授权金香穗公司就维护第3326866号和第1722756号注册商标权益时,可“行使包括但不限于提起诉讼、承认、变更、放弃、撤回诉讼请求的权利”。林彬彬许可金香穗公司使用第3326866号和第1722756号注册商标的使用许可合同,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审核予以备案,许可期限分别自2009年11月1日至2014年4月6日、自2009年11月1日至2012年2月27日。2003年1月21日,金穗米业公司经核准注册第1994697号“厦鹭”文字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30类谷类制品、麦片、米、面粉制品、生糯粉、食用面粉、汤元粉、西米、玉米片,有效期限自2003年1月21日至2013年1月20日止。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核准转让,金香穗公司于2011年6月20日受让第1994697号“厦鹭”注册商标。后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核准,第1994697号“厦鹭”注册商标有效期续展至2023年1月20日。2000年8月21日,金穗米业公司经核准注册第1435567号“白鹭图形”注册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30类谷类制品、米、玉米片、食用面粉、麦片、西米、汤元粉、生糯粉、面粉制品、方便面,有效期限自2000年8月21日至2010年8月20日止。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核准转让,金香穗公司于2011年6月20日受让第1435567号“白鹭图形”注册商标。后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核准,第1435567号“白鹭图形”注册商标有效期续展至2020年8月20日。2005年8月2日,福建省著名商标认定委员会认定“厦鹭”和“白鹭图形”为福建省著名商标(有效期三年)。2011年度福建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复核认定原告的“厦鹭”和“白鹭图形”为福建省著名商标(有效期三年)。2005年5月31日《东南快报》B29版金穗米业公司在宣传“厦鹭”获得厦门市著名商标的广告配图上,其产品包装袋的正面装潢与2014年11月28日公证购买的金香穗公司涉案产品包装袋的正面装潢相同。2011年10月28日《海峡导报》第54版刊登《金香穗“鑫月芽米”—荣登全国粮油展“金奖”宝座》一文,在该文配图上金香穗“鑫月芽米”包装袋的正面装潢与2014年11月28日公证购买的金香穗公司涉案产品包装袋的正面装潢相同。2015年3月28日,金穗米业公司出具《证明》,载明“2008年2月起,我公司由于种种原因不再经营大米产品,原我公司经营生产的大米产品包装、装潢、第1435567号‘白鹭图形’、第1722756号‘鑫月芽及图’、第1994697号‘厦鹭’、第3326866号‘月亮图形’等大米产品上的商标及知识产权均由‘厦门市金香穗米业有限公司’延续生产经营使用。”
厦鹭公司于2003年12月25日成立,法定代表人郭卫东。经营范围:其他未列明农副食品加工、其他预包装食品批发、其他散装食品批发、预包装食品零售、散装食品零售。2007年12月21日,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核准,厦鹭公司注册第4561306号“新鹭芽月XINLUYAYUE及图形”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30类米、面粉,有效期限自2007年12月21日至2017年12月20日止。2010年4月16日,商标评审委员会根据林彬彬、金穗米业公司的争议申请,作出商评字【2010】第07869号裁定,对厦鹭公司第4561306号“新鹭芽月XINLUYAYUE及图形”商标予以撤销。厦鹭公司对该裁定不服,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判决:撤销第07869号裁定;商标评审委员会重新作出裁定。商标评审委员会不服该判决,上诉于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11年4月6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1)高行终字第301号行政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2011年5月23日,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关于第4561306号“新鹭芽月XINLUYAYUE及图”商标争议裁定书》(商评字【2011】重审第06906号),对争议商标予以维持。2010年6月14日,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核准,厦鹭公司注册第6617206号“新鹭月芽米XINLUYAYUEMI及图形”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30类谷类制品、人食用的去壳谷物、米,有效期限自2010年6月14日至2020年6月13日止。2010年9月28日,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核准,厦鹭公司注册第6845275号“新鹭月芽米XINLUYAYUEMI及图形”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30类米、西米,有效期限自2010年9月28日至2020年9月27日止。林彬彬就第6617206号“新鹭月芽米XINLUYAYUEMI及图形”和第6845275号“新鹭月芽米XINLUYAYUEMI及图形”商标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争议申请,商标评审委员会分别作出商评字【2012】第19022号及商评字【2012】第24506号争议裁定书,对上述两争议商标均予以维持。2012年5月20日,厦鹭公司(甲方)与厦门市青苹果企划设计有限公司(乙方)签订《广告制作合同》,由乙方根据甲方提供的广告样稿制作“车身两侧宣传画面”,在乙方完成的车牌广告2(见送货车之二)上,车身一侧的上部标注“厦鹭粮油”;在乙方完成的车牌广告3(见送货车之三)上,车身一侧的左下部标注“厦鹭粮油”。
2008年2月3日,厦门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作出厦工商处【2008】14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对厦鹭公司施以行政处罚。理由是厦鹭公司在生产销售的厦禾月芽米和新鹭月芽米外包装上使用与金香穗公司注册的第3326866号商标相近似的月亮图形,侵犯了金香穗公司的注册商标专用权。
2014年11月13日,金香穗公司法定代表人林彬彬委托何元淑向福建省厦门市思明区公证处申请购买行为证据保全公证。同日,该公证处公证员江玉龙、公证人员周祥河及申请人的委托代理人何元淑,来到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海天路仙鹭公交车站附近的智鹏连锁超市购买了被诉侵权产品及金香穗公司产品各一袋,取得刷卡单一张和号码为00119299的厦门市国家税务局通用手工发票一张。公证员江玉龙对现场及购买产品进行拍照,之后将购买产品密封。福建省厦门市思明区公证处于2014年11月28日出具(2014)厦思证内字第6109号公证书对上述事实进行公证。2014年12月8日,金香穗公司法定代表人林彬彬委托何元淑向福建省厦门市思明区公证处申请购买行为证据保全公证。同日,该公证处公证员江玉龙、公证人员周祥河及申请人的委托代理人何元淑,来到福建省厦门市思明区大西洋海景城的天虹商场二楼超市购买了金香穗公司产品(以下简称金香穗公司涉案产品)一袋,取得刷卡单一张、购物小票一张和号码为00210498的厦门市天虹商场有限公司通用机打发票一张。公证员江玉龙对现场及购买产品进行拍照,之后将购买产品密封。福建省厦门市思明区公证处于2014年12月9日出具(2014)厦思证内字第6137号公证书对上述事实进行公证。经庭审比对,被诉侵权产品的包装装潢与金香穗公司涉案产品的包装装潢在构图风格、外观轮廓及整体视觉效果等方面相近似,两者区别在于包装袋两端、上部、中部图案标注的汉语拼音或汉字不同,金香穗公司涉案产品包装袋正面的中部图案上白鹭朝左飞,白鹭图形上、下分别标注“XINLUYUEYAMI”、“新鹭”,绿色弯月上标注“鑫月芽”,被诉侵权产品包装袋正面的中部图案上白鹭朝右飞且有麦穗装饰,白鹭图形上、下分别标注“XiaLuXinYueYa”、“厦鹭”,绿色渐黄的弯月上标注“月芽米”。金香穗公司为维权支出费用合计4928.6元,其中公证费用1800元、购买产品费128.6元、案件代理费3000元。
一审法院认为:
一、厦鹭公司是否侵犯原告的注册商标专用权;二、厦鹭公司的行为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三、厦鹭公司如构成侵权,赔偿数额如何确定。
争议焦点一包括三个问题,一是厦鹭公司第6617206号“新鹭月芽米XINLUYAYUEMI及图形”、第6845275号“新鹭月芽米XINLUYAYUEMI及图形”和第4561306号“新鹭芽月XINLUYAYUE及图形”注册商标是否侵犯金香穗公司第3326866号“月亮图形”和第1722756号“鑫月芽及月亮图形”注册商标专用权;二是厦鹭公司是否将公司名称含有的“厦鹭”字号在产品上突出使用、侵犯金香穗公司的注册商标专用权;三是被诉侵权产品采用与金香穗公司近似的装潢是否侵犯了金香穗公司的注册商标专用权。
关于厦鹭公司第6617206号“新鹭月芽米XINLUYAYUEMI及图形”、第6845275号“新鹭月芽米XINLUYAYUEMI及图形”和第4561306号“新鹭芽月XINLUYAYUE及图形”注册商标是否侵犯金香穗公司第3326866号“月亮图形”和第1722756号“鑫月芽及月亮图形”注册商标专用权的问题。一审法院认为,第3326866号“月亮图形”商标和第1722756号“鑫月芽及月亮图形”注册商标系由金穗米业公司注册后转让给林彬彬,金香穗公司通过与林彬彬签订《商标使用许可合同》,取得第3326866号“月亮图形”和第1722756号“鑫月芽及月亮图形”注册商标的使用权。金香穗公司上述两商标目前仍处有效期限内,故金香穗公司的第3326866号“月亮图形”商标和第1722756号“鑫月芽及月亮图形”注册商标专用权应受法律保护。同理,厦鹭公司的第6617206号“新鹭月芽米XINLUYAYUEMI及图形”、第6845275号“新鹭月芽米XINLUYAYUEMI及图形”和第4561306号“新鹭芽月XINLUYAYUE及图形”注册商标均处有效期限内,故厦鹭公司的注册商标专用权亦受法律保护。金香穗公司主张厦鹭公司的注册商标与其近似,但其法定代表人林彬彬对厦鹭公司注册的上述三个商标均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过争议申请。对第4561306号”新鹭芽月XINLUYAYUE及图形”商标的争议申请,商标评审委员会最初予以支持,裁定撤销该商标。本案厦鹭公司对商标评审委员会的裁定不服,提起行政诉讼,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判决:撤销第07869号裁定;商标评审委员会重新作出裁定。商标评审委员会不服原审判决,上诉于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该院作出(2011)高行终字第301号行政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2011年5月23日,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商评字【2011】重审第06906号裁定,认为争议商标(即被告第4561306号“新鹭芽月XINLUYAYUE及图形”商标)与金香穗公司第3326866号“月亮图形”和第1722756号“鑫月芽及月亮图形”注册商标不近似,对争议商标予以维持。对林彬彬提出的第6617206号”新鹭月芽米XINLUYAYUEMI及图形”、第6845275号”新鹭月芽米XINLUYAYUEMI及图形”商标的争议申请,商标评审委员会均认为厦鹭公司注册的上述两个商标与原告第3326866号“月亮图形”和第1722756号“鑫月芽及月亮图形”注册商标不近似,林彬彬申请撤销厦鹭公司商标的理由不成立,商标评审委员会均裁定对被告商标予以维持。故厦鹭公司的上述三个注册商标仍处于合法有效状态。因此,金香穗公司主张厦鹭公司的注册商标与其近似、侵犯其第3326866号和第1722756号注册商标专用权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关于厦鹭公司是否将其公司名称含有的“厦鹭”字号在产品上突出使用、侵犯金香穗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的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一)项的规定,将与他人注册商标相同或者相近似的文字作为企业的字号在相同或者类似商品上突出使用,容易使相关公众产生误认的,属于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七)项规定的给他人注册商标专用权造成其他损害的行为。本案,厦鹭公司在被诉侵权产品包装袋上将与金香穗公司第1994697号“厦鹭”注册商标相同的文字作为企业的字号使用。在被诉侵权产品包装袋正面的底部,厦鹭公司企业名称所用字体、字的大小、颜色均相同,标注企业名称的文字底色为两端红色,从两端向中部渐变为黄色,企业名称中的“厦鹭”两字处于渐变色中,不感突兀,不属于将与金香穗公司注册商标相同的文字作为企业字号在产品上突出使用的情形,因此,厦鹭公司在被诉侵权产品包装袋上对企业名称的使用不构成对金香穗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侵犯。
关于被诉侵权产品采用与金香穗公司近似的装潢是否侵犯金香穗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的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实施条例》第七十六条的规定,在同一种商品上将与他人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标志作为商品名称或者商品装潢使用,误导公众的,属于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二项规定的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据本案查明事实,《东南快报》和《海峡导报》等报刊登载的图片显示,金穗米业公司于2005年即使用金香穗公司涉案产品包装袋的正面装潢,金香穗公司于2011年亦使用其涉案产品包装袋的正面装潢。根据金穗米业公司出具的《证明》,自2008年2月起,该公司不再经营大米产品,其大米产品的包装、装潢由金香穗公司承继使用。因此,金香穗公司有权利自2008年2月起使用金穗米业公司的包装、装潢。本案金香穗公司涉案产品包装袋正面的中部图案上,圆形外的绿色弯月上标注“鑫月芽”,被诉侵权产品包装袋正面的中部图案上,圆形外绿色渐黄的弯月上标注“月芽米”,二者装潢在构图风格、外观轮廓及整体视觉效果等方面相近似。厦鹭公司将与原告第3326866号“月亮图形”、第1722756号“鑫月芽及月亮图形”注册商标相近似的标志作为产品装潢使用,侵犯了金香穗公司第3326866号“月亮图形”和第1722756号“鑫月芽及月亮图形”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厦鹭公司未提交证据证明其先于金香穗公司使用被诉侵权产品的装潢或者使用该装潢得到原告的授权,故应当承担停止侵权并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
争议焦点二包括三个问题,一是厦鹭公司将金香穗公司在先注册的第1994697号“厦鹭”商标作为字号注册登记为企业名称,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二是厦鹭公司在广告宣传中将与金香穗公司第1994697号“厦鹭”注册商标相同的文字作为企业字号突出使用,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三是被诉侵权产品采用与金香穗公司类似的包装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
关于厦鹭公司将金香穗公司在先注册的第1994697号“厦鹭”商标作为字号注册登记为企业名称,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的问题。一审法院认为,本案金香穗公司持有的第1994697号“厦鹭”商标核准注册的时间在前(2003年1月21日),厦鹭公司企业名称注册登记的时间在后(2003年12月25日),二者相较,第1994697号“厦鹭”商标在先核准注册的时间不足1年,金香穗公司未提供证据证明在厦鹭公司企业名称注册登记之前其持有的第1994697号“厦鹭”商标即拥有较高的知名度。故一审法院认为,厦鹭公司注册登记时,在企业名称中使用“厦鹭”字号的行为还不足以使相关公众对双方产品的来源产生混淆,厦鹭公司的行为不构成不正当竞争。且厦鹭公司使用其企业名称已长达十一年。因此,金香穗公司要求厦鹭公司停止在其企业名称中使用“厦鹭”字号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关于厦鹭公司在广告宣传中将与金香穗公司第1994697号“厦鹭”注册商标相同的文字作为企业字号突出使用,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的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第一款、第二款的规定,经营者在市场交易中应当遵循诚实信用的原则,不得损害其他经营者的合法权益。本案,厦鹭公司在送货车上,将其企业名称简化为“厦鹭粮油”标注在车身上,该简称系厦鹭公司将其字号“厦鹭”从企业名称中脱离出来,在产品的广告宣传中对企业名称的突出使用,较为醒目,容易使相关公众对产品的来源产生混淆。在金香穗公司第1994697号“厦鹭”商标具有一定知名度的情形下,厦鹭公司应避让金香穗公司在先的商标权益、规范使用企业名称,以避免相关公众产生混淆和误认。一审法院认为,厦鹭公司在广告宣传中将“厦鹭”作为企业字号突出使用的行为构成对金香穗公司的不正当竞争。理由如下:(一)金香穗公司持有的第1994697号“厦鹭”商标经过多年的使用,已具有较高的知名度。2005年8月2日福建省著名商标认定委员会即认定“厦鹭”为福建省著名商标(有效期三年)。2011年度福建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复核认定原告的“厦鹭”为福建省著名商标(有效期三年)。(二)原告第1994697号“厦鹭”商标的核定使用商品为第30类,包括米、面粉制品、谷类制品等,均属于粮食。而厦鹭公司使用的企业名称简称“厦鹭粮油”中“粮油”的通常含义为粮食与食用油,亦包含粮食。厦鹭公司将“厦鹭”与“粮油”连用作为企业名称简称,容易使相关公众对产品的来源产生混淆和误认。(三)金香穗公司与厦鹭公司均为福建省厦门市的粮食生产企业,生产、销售的地域范围基本相同,消费群体也基本相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注册商标、企业名称与在先权利冲突的民事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四条的规定,被诉企业名称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或者构成不正当竞争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原告的诉讼请求和案件具体情况,确定被告承担停止使用、规范使用等民事责任。本案厦鹭公司在广告宣传中将“厦鹭”作为企业字号突出使用的行为对金香穗公司构成不正当竞争,应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并规范使用企业名称,不得在经营活动中以任何形式突出使用“厦鹭”文字及相关企业名称简称。
关于被诉侵权产品采用与金香穗公司类似的包装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的问题。本案,金香穗公司涉案产品包装袋的形状为长方形,材质为塑料,为行业惯用包装,应当不属于金香穗公司特有的包装。被诉侵权产品的包装袋亦为长方形及塑料材质,亦属行业惯用包装。因此,一审法院认为,产品包装袋设计为长方形并采用塑料材质,不能起到区别商品来源的作用。故被诉侵权产品采用与金香穗公司类似包装的行为不构成不正当竞争。
关于争议焦点三,厦鹭公司如构成侵权,赔偿数额如何确定的问题。本案厦鹭公司在未得到原告授权的情况下,将与金香穗公司第3326866号“月亮图形”、第1722756号“鑫月芽及月亮图形”注册商标相近似的标志作为产品装潢使用,侵犯了金香穗公司第3326866号“月亮图形”和第1722756号“鑫月芽及月亮图形”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应当承担停止侵权并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鉴于金香穗公司未能充分举证证明其所受损失或被告获利的具体数额,一审法院根据第3326866号“月亮图形”和第1722756号“鑫月芽及月亮图形”注册商标的知名度、厦鹭公司生产、销售被诉侵权产品的情况、侵权行为的性质、主观态度等因素,酌情确定赔偿数额。另外,据本案查明事实,厦鹭公司将企业名称简化为“厦鹭粮油”标注在送货车上,系在产品的广告宣传中对企业名称的突出使用,容易使相关公众对金香穗公司与厦鹭公司是否是关联企业及产品来源产生误认,因此厦鹭公司在广告宣传中将与金香穗公司第1994697号“厦鹭”注册商标相同的文字作为企业字号突出使用的行为对金香穗公司构成不正当竞争,应承担停止侵权并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十条第一款的规定,经营者违反该法规定,给被侵害的经营者造成损害的,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被侵害的经营者的损失难以计算的,赔偿额为侵权人在侵权期间因侵权所获得的利润;并应当承担被侵害的经营者因调查该经营者侵害其合法权益的不正当竞争行为所支付的合理费用。鉴于金香穗公司未能充分举证证明其所受损失或被告获利的具体数额,一审法院根据金香穗公司第1994697号“厦鹭”注册商标的知名度、厦鹭公司生产、销售被诉侵权产品的情况、侵权行为的性质、主观态度等因素,酌情确定赔偿数额。因赔礼道歉、消除影响一般适用于与人身有关的纠纷,本案仅涉及财产权益纠纷,且金香穗公司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因厦鹭公司的侵权行为商誉受损,故金香穗公司关于请求厦鹭公司登报道歉、消除影响的主张,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七)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实施条例》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注册商标、企业名称与在先权利冲突的民事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第一款、第二款、第二十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一、厦门厦鹭粮油工贸有限公司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生产、销售侵犯厦门市金香穗米业有限公司涉案产品装潢的产品,并销毁已生产的侵犯厦门市金香穗米业有限公司涉案产品装潢的产品包装;二、厦门厦鹭粮油工贸有限公司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规范使用企业名称,不得在经营活动中以任何形式突出使用“厦鹭”文字及相关企业名称简称;三、厦门厦鹭粮油工贸有限公司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厦门市金香穗米业有限公司经济损失(含合理费用)100000元;四、驳回厦门市金香穗米业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被告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一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8849元,由厦门厦鹭粮油工贸有限公司负担。
本院二审期间,厦鹭公司提交以下证据:第一组证据,厦门市新智鹏实业发展有限公司证明、厦门市思明区东皇食品店证明、厦门市湖里区嘉扬百货商场证明、厦门市湖里区兴三振百货店证明、厦门市思明区跃春食品店证明,证明厦鹭公司2005年已经在销售和涉案产品包装装潢近乎一致的大米商品的事实。第二组证据,龙海市鑫田粮食加工厂工商信息及证明,证明:1.证明龙海市鑫田粮食加工厂系郭森木成立的独资企业,其前身为个人经营的大米加工厂;2.证明2000年至2004年厦门市思明区厦禾粮店委托龙海市鑫田粮食加工厂加工大米的事实;3.证明厦门市思明区厦禾粮店委托龙海市鑫田粮食加工厂加工大米时所使用的包装装潢与涉案上诉人及被上诉人所使用的包装装潢相近似的事实;4.证明金香穗公司涉案所使用的包装装潢非其在先使用,更非其所特有的事实。第三组证据,厦门市思明区厦禾粮店工商信息及注册申请受理通知书,证明:1.证明厦门市思明区厦禾粮店于2002年7月26号向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提请注册芽米及图注册商标申请的事实;2.证明厦门市思明区厦禾粮店在大米商品上使用前述证据二中大米包装、装潢的事实。第四组证据,荣誉证书及生产许可证等,证明:1.证明上诉人企业被认定为守合同重信用企业的事实;2.证明上诉人具有加工大米、食用油资质的事实;3.证明上诉人企业字号被评为厦门老字号,具有较高知名度的事实。
金香穗公司质证认为,上述证据不是新证据,发表保留性质证意见。第一组五份证据三性都无法确认,这些证明属于证人证言,证人没有出庭接受质询,不具备证明力,对该证明对象有异议。该组证据无法证明在2005年就已经在使用涉案产品包装装潢。第二组证据三性无法确认,证明也是证人证言,证人没有出庭作证,不具备证明力。在庭上提交包装袋是十几年前,现在还有,来源不合法。这些证据无法证明上诉人所要证明的对象。第三组证据如果是商标局发的,对其表面真实性予以确认。但是仅仅是一份受理书,受理是形式审查。受理通知书不能证明申请时就在用,对证明对象有异议。第四组证据,表面真实性可以确认,但与本案无关。厦鹭公司企业名称注册时间晚于金香穗公司的厦鹭商标取得时间。厦鹭商标已经具有相当高的知名度时,厦鹭公司才将厦鹭注册为字号。
金香穗公司提交以下证据:证据一,《关于认定“鑫月芽及图”商标为厦门市著名商标的通知》,证明金香穗公司的1722756号“鑫月芽及图”商标于2015年10月14日被厦门市著名商标认定委员会认定为厦门市著名商标。金香穗公司的“月亮图”绿色包装装潢为知名产品装潢。证据二,《关于认定“鑫月芽及图”商标为福建省著名商标的通知及证书》,证明金香穗公司的1722756号“鑫月芽及图”商标于2015年11月12日被福建省工商行政管理局认定为厦门市著名商标。金香穗公司的“月亮图”绿色包装装潢为知名产品装潢。
厦鹭公司质证认为,对该组证据的表面真实性予以认可,但实质的真实性请求法院予以核实。该组证据与本案无太大的关联性。该组证据形成时间是2015年10月14日和2015年11月12日晚于一审起诉将近一年,属于事后行为,因此,我们认为与本案并无关联。著名商标和知名产品是两个不同概念,其认定部门、程序、标准均有差异,认定了著名商标并不代表就是知名产品。而且被上诉人在涉案侵权产品上将其所拥有权利的厦鹭注册商标、白鹭商标、月亮商标、鑫月芽及图形商标混合在一起使用在同一商品上,因此,单个对鑫月芽著名商标的认定不能及于涉案商品的认定。
本院认为,对于厦鹭公司提交的第一组证据、第二组证据中的《证明》,因出具证明的公司或个体工商户与厦鹭公司有利害关系,故该组证据不能作为认定事实的依据。对于第二组证据中的包装袋实物,因包装袋中未体现生产日期,故不能证明其证明目的。对于第三组证据,该组证据系其他经营主体注册商标的事实,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对于第四组证据,因有原件核对,对其真实性予以确认。对于金香穗公司提交的证据,因有原件核对,对其真实性予以确认。
本院经审查,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另查明:
金香穗公司涉案产品包装袋正面使用的装潢的主要特征是:包装袋正面中间部位,左边是一个圆形图案,右边是一个绿色月亮图案,在两图案上方标有拼音;左边圆形图案中有白鹭图形叠加在红色圆形图案上,下方标有“厦鹭”二字;右边月亮图形上标有“鑫月芽”字样。被诉侵权产品的装潢与金香穗公司涉案产品的装潢基本一致,区别之处在于被诉侵权产品左边圆形图案中的文字为“新鹭”,白鹭和红色圆形图案周围环绕有金色麦穗,右边月亮图形上的文字为“月芽米”。
金穗米业公司及金香穗公司对其涉案产品进行如下宣传:2005年4月,涉案产品上所使用的“厦鹭”和“白鹭图形”被厦门市著名商标认定委员会认定为厦门市著名商标。2005年5月31日,金穗米业公司在《东南快报》宣传“厦鹭”商标获得厦门市著名商标时,将涉案产品的装潢作为宣传配图。2005年6月2日,金穗米业公司在厦门市城市街道的户外广告中,将涉案产品装潢及其相关注册商标作为宣传对象。2005年8月,涉案产品上所使用的“厦鹭”和“白鹭图形”被福建省著名商标认定委员会认定为福建省著名商标,上述商标于2011年被复核认定为福建省著名商标。2006年建发厦门国际马拉松赛中,金穗米业公司将涉案产品的装潢作为广告进行宣传。2011年10月28日,《海峡导报》刊登《金香穗“鑫月芽米”——荣登全国粮油展“金奖”宝座》一文中,将涉案产品的装潢作为配图,并称该产品被评为“第十一届中国国际粮油产品及设备技术展览会金奖”称号。2015年10月,涉案产品上使用的“鑫月芽及图”商标被厦门市著名商标认定委员会认定为厦门市著名商标,于2015年11月被福建省工商行政管理局认定为厦门市著名商标。
金穗米业公司及金香穗公司进行如下维权:2005年2月8日,在《厦门晚报》上发表《商标知识产权法律声明》,该文中声明其涉案注册商标和涉案产品的装潢归其所有。2005年3月15日《中国食品质量报》上发表《商标知识产权法律声明》,内容与前述声明一致。2008年2月3日,厦门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厦工商处【2008】14号行政处罚决定书中认定以下事实:“金穗米业公司自2000年以来便在所生产销售的月芽米上使用‘厦鹭’和‘月亮图形’商标,产品销量好具有较高的市场占有率,在市场上享有较高的知名度和美誉度。”厦鹭公司在该案中所使用的一款包装装潢与被诉侵权产品包装袋正面装潢高度近似。2008年3月21日,厦门市正香粮油有限公司被厦门市翔安区工商行政管理局以其生产销售的“金鹰月芽”牌大米的外包装图案与金香穗公司的“鑫月芽”牌注册商标及颜色、图案相似为由施以行政处罚。2008年4月4日,厦门市新智鹏实业发展有限公司被厦门市湖里区工商行政管理局以销售仿冒“厦鹭”牌鑫月芽大米等施以行政处罚。2008年4月4日,厦门市湖里区莲丰粮油店被厦门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以其供应假冒“厦鹭”牌鑫月芽大米等被施以行政处罚。2009年11月24日,厦门市正香粮油有限公司被厦门市翔安区工商行政管理局查封“外包装印有‘鹭正香’‘月芽大米’及绿色月芽图形的大米”。2010年1月27日,厦门市正香粮油有限公司被厦门市翔安区工商行政管理局以包装装潢侵害涉案月亮图形商标为由被施以行政处罚,该案中,厦门市正香粮油有限公司上缴的包装袋与金香穗公司涉案产品的装潢近似。
本院认为:
(一)关于厦鹭公司在被诉侵权产品上使用与金香穗公司涉案产品近似装潢行为的问题。
本案金穗米业公司于2008年将其经营生产的大米产品的包装装潢、商标、知识产权等权益授权金香穗公司延续使用,故金香穗公司对于涉案产品的装潢权益可以追溯至金穗米业公司使用时期。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规定,知名商品是指在中国境内具有一定的市场知名度,为相关公众所知悉的商品。人民法院认定知名商品,应当考虑该商品的销售时间、销售区域、销售额和销售对象,进行任何宣传的持续时间、程度和地域范围,作为知名商品受保护的情况等因素,进行综合判断。《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规定,具有区别商品来源的显著特征的商品的名称、包装、装潢,应当认定为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二)项规定的“特有的名称、包装、装潢”。本案审理的关键在于金香穗公司对其涉案产品的装潢是否享有在先权利,对此本院认为:第一,金香穗公司在涉案产品包装袋上使用的装潢,系绿色月亮、白鹭、红色圆形以及文字等元素按照一定的比例和色调组合在一起的装潢图案,具有显著性。第二,金香穗公司未提供其涉案产品最早销售时间的证据,但是,金香穗公司的股东林建全于2002年5月就将涉案产品的包装袋装潢申请为外观设计专利,可初步证明其有使用涉案装潢的基础。而在厦工商处【2008】14号行政处罚案件中,厦鹭公司在侵权产品上使用的装潢也与本案被诉侵权产品装潢近似,且厦门市工商局也认定“金穗米业公司自2000年以来便在所生产销售的月芽米上使用‘厦鹭’和‘月亮图形’商标”。结合上述事实,可以推定金穗米业公司于2002年左右就开始生产、销售带有本案装潢的产品。第三,根据二审查明的事实,金香穗公司对涉案产品及装潢进行了持续、广泛的宣传:2005年至2015年,涉案产品上所使用的“厦鹭”、“白鹭图形”以及“鑫月芽及图”商标,被相关机构认定为厦门市著名商标或福建省著名商标;2005年及2006年,金穗米业公司在报纸和马拉松比赛以及厦门户外广告中宣传其“厦鹭”和“白鹭图形”为福建省著名商标时,将涉案产品的装潢一并予以宣传;2011年,涉案产品获得第十一届中国国际粮油产品及设备技术展览会金奖,金香穗公司在当时的报纸对此进行宣传时,将涉案产品的装潢作为配图一并予以宣传。由上述事实可以认定,金香穗公司的涉案产品及其装潢经其不断地宣传和使用,在中国境内尤其是厦门地区具有较高的市场知名度,为相关公众所知悉。第四,2008年至2010年期间,金香穗公司针对涉案产品进行了一系列的维权活动。金香穗公司所举证的这些维权案件,并未全部体现侵权产品的装潢。虽然金香穗公司在这些行政处罚案件中据以主张权利的基础为涉案注册商标,但从现有的证据来看,至少在两起工商查处案件中(包括厦鹭公司被查处的案件),被处罚对象所使用的包装装潢与金香穗公司的涉案装潢近似。金香穗公司的这些维权活动从侧面反映出涉案产品及其装潢在厦门地区具有较高的知名度。综上,综合金香穗公司对涉案产品的销售时间、宣传及维权情况,涉案产品及其装潢在厦鹭公司涉案商标注册之前,就已经具有较高的知名度,且经其持续、广泛地宣传和使用,已经具有区别商品来源的作用,可以认定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二)项规定的“知名商品特有的装潢”。
根据查明的事实,厦鹭公司在被诉侵权产品包装袋正面的装潢与金香穗公司涉案产品的包装装潢虽有细微差别,但二者的构图、整体外观以及布局构成近似,在整体视觉效果上并无明显差异。根据前述认定,金香穗公司对涉案产品装潢权的时间早于厦鹭公司涉案注册商标的时间,金香穗公司对其享有在先权利。厦鹭公司虽对被诉侵权产品装潢对应的图案有注册商标,但其在使用自身商标时,不得损害他人合法的在先权利。此外,厦鹭公司在工商行政处罚案中所使用的装潢与金香穗公司的涉案产品装潢近似,由此可知厦鹭公司在其商标注册之前便知晓金香穗公司涉案产品装潢的存在,故其主观上具有搭便车的故意。综上,厦鹭公司与金香穗公司同处福建省厦门市,在同类产品上使用与金香穗公司涉案产品特有装潢相似的装潢,易造成相关公众的混淆误认,厦鹭公司的行为构成《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二)项规定的不正当竞争行为。一审法院认定该行为构成商标侵权不当,本院予以纠正。
(二)关于厦鹭公司在送货车上使用“厦鹭粮油”的行为。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八条规定:“将他人注册商标、未注册的驰名商标作为企业名称中的字号使用,误导公众,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处理。”本案中,金香穗公司的“厦鹭”商标,于2005年、2011年被认定为福建省著名商标,在福建省内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厦鹭公司与金香穗公司作为厦门地区的粮食经营企业,应当在经营过程中遵循诚实信用原则。厦鹭公司在其运输粮食的送货车上,将其企业名称简化使用为“厦鹭粮油”,在“厦鹭”商标具有较高知名度的情况下,该行为易使相关公众对双方产品的来源产生混淆和误认,故厦鹭公司的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其在经营活动中应规范使用企业名称,不得以任何形式突出使用“厦鹭”文字及相关企业名称的简称。
综上所述,厦鹭公司的上述二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依法应当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一审法院酌定其赔偿100000元的经济损失,是适当的,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三十四条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一审案件受理费8849元,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2300元,由厦门厦鹭粮油工贸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黄从珍
代理审判员  张丹萍
代理审判员  孙 艳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书 记 员  欧群山
附:本案适用的法律条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错误的,以判决、裁定方式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三)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
(四)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
原审人民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件后,当事人提起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三百三十四条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或者适用法律虽有瑕疵,但裁判结果正确的,第二审人民法院可以在判决、裁定中纠正瑕疵后,依照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予以维持。

声 明

一、裁判文书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原则予以公布。有关当事人对公布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书面向本院申请更正或者撤销。

二、本院提供的裁判文书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裁判文书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院裁判文书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本院裁判文书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院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院裁判文书信息。

上一篇 福建中旅集团公司、路易威登马利蒂侵害商标权纠纷二审民事裁定书 下一篇 福州羁绊网络传媒有限公司、李向晖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二审民事裁定书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西二环北路58号 邮编:350003
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闽ICP备13014295号 技术支持:中国联通 东南助力

                           您是第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