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锦贤、吴坤福民间借贷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16)闽民终336号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

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闽民终336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谢锦贤,男,汉族,1968年11月15日出生,住福建省安溪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柏家,福建一心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吴坤福,男,汉族,1962年11月28日出生,住福建省三明市三元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吴庆煊,福建如贤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林敏,女,汉族,1989年12月15日出生,住福建省三明市三元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吴庆煊,福建如贤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西尔特液压制造(厦门)有限公司,住所地福建省厦门市翔安区内厝镇上塘社区363号301室。组织机构代码:58787703-8。
法定代表人:林敏,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邓乃文、邓再强,福建远大联盟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张梓生,男,汉族,1967年7月22日出生,住福建省安溪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邓乃文、邓再强,福建远大联盟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黄剑清,男,汉族,1959年7月31日出生,住福建省安溪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思明、陈环明,安溪县中心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上诉人谢锦贤因与被上诉人吴福坤、西尔特液压制造(厦门)有限公司(下称“西尔特公司”)、林敏、张梓生、黄剑清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福建省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泉民初字第52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谢锦贤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柏家,被上诉人吴坤福、林敏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吴庆煊,被上诉人西尔特公司、张梓生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邓再强,被上诉人黄剑清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思明到庭参加诉讼。被上诉人张梓生虽在法定期间内向本院提起上诉,但未按本院通知要求预交二审案件受理费,本院依法对其按照自动撤回上诉处理,并将其在本案中的诉讼地位列为被上诉人。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谢锦贤上诉请求:1.改判支持借款本金629.2万元从借款之日起至2014年12月16日的相应利息(按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计算,并扣除该时间段内被上诉人已支付的利息103.6万元);2.改判被上诉人林敏、黄剑清对本案借款本息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主要事实和理由:一、原审判决认定应偿还的借款本金为229.2万元,利息从2014年12月16日起计至实际还清借款之日止,但对借款本金629.2万元从借款之日起至2014年12月16日的相应利息(按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计算)漏判,请求二审法院对此予以认定。吴坤福、西尔特公司于2013年3月11日向谢锦贤借款500万元,实际出借484万元;于2013年5月18日向谢锦贤借款150万元,实际出借145.2万元;上述两笔借款本金合计629.2万元;约定借款月利率为3.2%。截止2014年12月15日,张梓生作为担保人代吴坤福、西尔特公司偿还借款本金400万元,尚欠借款本金229.2万元。根据《借条》约定,被上诉人应当按照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四倍支付从借款之日起至2014年12月15日的利息。二、林敏、黄剑清应对本案借款本息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借条》内容载明,被上诉人林敏在担保人的位置上签名,说明其为吴坤福、西尔特公司提供担保。被上诉人黄剑清于2013年5月18日向上诉人谢锦贤出具一份承诺书,承诺如借款人不能按时还款,由张梓生承担担保责任。如张梓生资产确实不够还清所担保的数额,由黄剑清负责剩余不足的部分。该承诺书具有担保性质。故原审判决林敏和黄剑清不承担担保责任明显错误,请二审法院予以改判。
被上诉人吴坤福、林敏提交答辩意见称,一、2013年7月,因张梓生为本案借款提供担保,吴坤福将23164529.35元的液压产品,质押给张梓生作为反担保,张梓生将产品变卖所得款项占有己有。此外,西尔特公司(实际控制人为吴坤福)及其法定代表人通过公证方式,授权张梓生经营管理公司,全权处理公司所有业务。张梓生在管理西尔特公司过程中,将公司名下国有土地使用权进行处分,由厦门市翔安区政府收回,所得款项除被泉州中院保全220万元外,其余款项均被张梓生收取。因此,本案借款的全部偿还责任应由张梓生负责。二、2014年1月29日《协议书》已对偿还主体、偿还利息等事项重新作了约定,因此,利息起算点应为张梓生按该协议偿还最后一笔利息的第二日即2014年12月16日起算。三、林敏作为西尔特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其签字系履行职务的行为,其未在担保人处签字、捺印,也未在担保人身份证号码、住所地等处填写相关信息,其没有为本案借款提供担保的意思表示。其在《借条》上留下两个联系电话,目的是为了方便联系。此外,2014年1月29日《协议书》的合同主体不包括林敏,充分表明林敏不是上诉人谢锦贤认可的保证人。综上,本案还款责任应由张梓生承担,吴坤福不承担还款责任,林敏无需承担保证责任。
被上诉人张梓生、西尔特公司提交答辩意见称,2014年1月29日的《协议书》签订后,张梓生及西尔特公司的义务应当根据该协议的约定及法律规定的范围来确定,而不应再根据吴坤福出具给谢锦贤的《借条》确定。协议签订后,张梓生共向谢锦贤支付了436.4万元款项。截止2014年12月15日,张梓生共计归还谢锦贤借款本金400万元,该期间的迟延付款利息也已支付完毕。目前,张梓生只需偿还谢锦贤剩余的借款本金229.2万元,以及以229.2万元本金为基数,自2014年12月16日至实际清偿全部借款之日止的相应利息。综上,原审判决对于尚欠借款本金及利息如何起算,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谢锦贤的上诉请求。
被上诉人黄剑清提交答辩意见称,上诉人谢锦贤关于改判黄剑清对本案借款本息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的上诉主张,依据不足,应予驳回:一、黄剑清出具的书面保证合同约定的是一般保证,且未约定保证期间。本案最后一笔债务履行期限是2013年8月17日,则黄剑清的保证期间是主债务履行期届满之日起六个月,即2013年8月17日至2014年2月16日。在此期间,上诉人谢锦贤均未向黄剑清主张权利,黄剑清的保证责任已免除。二、2014年1月29日,在未经黄剑清同意的情况下,上诉人谢锦贤与被上诉人西尔特公司、张梓生就本案借款重新达成了还款协议,因此,黄剑清不再承担保证责任。
谢锦贤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吴坤福、西尔特公司偿还谢锦贤借款本金250万元,并支付按借款本金500万元自2013年6月10日起至2014年4月18日止的利息、按借款本金300万元自2014年4月19日起至2014年7月4日止的利息、按借款本金155万元自2014年7月5日起至2014年8月1日止的利息、按借款本金145万元自2014年8月2日起至2014年8月25日止的利息、按借款本金115万元自2014年8月26日起至2014年9月5日止的利息、按借款本金100万元自2014年9月6日起至借款还清之日止的利息及按借款本金150万元自2013年7月17日起至借款还清之日止的利息,上述利息均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四倍计算;2.张梓生、林敏、黄剑清对上述借款本息承担连带清偿责任;3.吴坤福、西尔特公司、张梓生、林敏、黄剑清承担谢锦贤的律师费3万元;4.吴坤福、西尔特公司、张梓生、林敏、黄剑清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2013年3月11日,谢锦贤与吴坤福、西尔特公司签订《借条》一份,约定吴坤福、西尔特公司因生意周转需要,向谢锦贤借款500万元,月利率3.2分,还款期限为2013年7月10日;张梓生作为担保人“愿意为借款人吴坤福对上述借款担保,借款人不论由于什么原因不能按时偿还借款,担保人愿意承担上述借款本息连带责任,本笔借款担保期限至借款人还清借款止”并在担保人处签字捺印。同日,谢锦贤通过银行转账实际出借484万元至吴坤福账户。
2013年5月18日,吴坤福、西尔特公司再次与谢锦贤签订《借条》一份,约定吴坤福、西尔特公司向谢锦贤借款150万元,月利率3.2分,还款期限为2013年8月17日;张梓生作为担保人“愿意为借款人吴坤福对上述借款担保,借款人不论由于什么原因不能按时偿还借款,担保人愿意承担上述借款本息连带责任,本笔借款担保期限至借款人还清借款止”并在担保人处签字捺印。同日,谢锦贤通过银行转账实际出借145.2万元至被告吴坤福账户。上述两份《借条》均约定借款履行中如发生争议需通过诉讼解决,由安溪县人民法院管辖。因借款人违约致使出借人采取诉讼方式实现债权的,由此产生的律师费、诉讼费、车费及其他为实现债权的一切费用由借款人承担。同日,黄剑清向谢锦贤出具一份承诺条据,载明:如借款人不能按时还款,由担保人张梓生承担担保责任。如张梓生资产确实不够还清所担保的数额,由其负责剩余的不足部分。
2014年1月13日,谢锦贤向福建省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下称“泉州中院”)提起诉讼,诉请吴坤福、西尔特公司、张梓生偿还其本案讼争借款。
2014年1月29日,谢锦贤与西尔特公司、张梓生达成《协议书》一份,约定因吴坤福无法偿还本案借款,由张梓生代为偿还,并约定了具体的还款时间:2014年3月31日前偿还200万元,2014年5月1日前偿还200万元,2014年6月1日前偿还83万元,2014年7月1日前偿还83万元,2014年8月1日前偿还84万元。协议签订后,谢锦贤以与西尔特公司、张梓生庭外和解为由申请撤回起诉。2014年2月19日,泉州中院作出(2013)泉民初字第169号裁定书准许谢锦贤撤诉。一审庭审中,谢锦贤与张梓生均确认张梓生通过银行汇款共计偿还谢锦贤借款本金400万元,及迟延付款利息36.4万元。现吴坤福、西尔特公司尚欠谢锦贤借款本金229.2万元及利息(自2014年12月16日起至实际还款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四倍计付)未还。谢锦贤经催讨未果,提起本案诉讼。
一审各方争议焦点为:1.吴坤福、西尔特公司尚欠谢锦贤借款本金是多少及利息如何起算;2.张梓生的义务应当根据《借条》确定,抑或根据还款协议确定;林敏、张梓生、黄剑清应否承担尚欠借款本金及利息的连带还款责任;3.吴坤福、西尔特公司、张梓生、林敏、黄剑清应否承担本案律师费。
对于争议焦点1,一审法院认为,根据谢锦贤提供的转账凭证以及《借条》约定的月利率3.2%,能够证实吴坤福收到的款项已被扣除3.2%的月息,其并未收到《借条》约定出借的650万元,而实际仅收到629.2万元的本金。2014年1月29日签订《协议书》后,根据张梓生提供的转账凭证、答辩主张以及谢锦贤在对张梓生提供证据的质证时的自认,能够证实吴坤福、西尔特公司在签订《协议书》后,共计偿还谢锦贤436.4万元,其中400万元系归还629.2万元的本金,36.4万元系归还相应的利息。因此,吴坤福、西尔特公司尚欠谢锦贤本案借款本金应为229.2万元(629.2万元-400万元=229.2万元),相应的利息起算应从张梓生最后一次偿还谢锦贤利息款30万元(即2014年12月15日)的第二天起算,即自2014年12月16日起至实际还款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四倍计算。
对于争议焦点2,一审法院认为,《协议书》并不构成《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十四条规定的债务转移,因债务转移的生效条件应为债务人和债权人与第三人达成转让债务的协议,而作为本案《借条》主债务人之一的吴坤福并未在《协议书》上签字确认,因此吴坤福并未将债务转移给张梓生。张梓生并非成为本案借款的主体,而只是本案债务的履行辅助人,仅产生代为履行债务的法律后果,在其履行不符合约定时,仍由吴坤福、西尔特公司承担不履行的民事责任。因此,张梓生仍应按《借条》承担相应的责任,即张梓生仍应承担本案尚欠借款本金及利息的连带还款责任。根据两张《借条》来看,林敏作为西尔特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其在法定代表人处签字属履行职务行为,相应的法律后果应由西尔特公司承担。林敏亦均未在担保人处签字捺印,故其并无相应的担保意思表示,不应承担本案借款的连带还款责任。黄剑清于2013年5月18日出具对本案债务的担保书,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二十四条规定,债权人与债务人协议变更主合同的,应当取得保证人书面同意,未经保证人书面同意的,保证人不再承担保证责任。保证合同另有约定的,按照约定。而西尔特公司、张梓生与谢锦贤在签订作为主合同的《借条》之后,于2014年1月29日达成《协议书》,存在变更《借条》这一主合同内容的情形,而该变更并未经过担保人黄剑清的书面同意,因此,黄剑清无须承担偿还本案债务的保证责任。
对于争议焦点3,一审法院认为,两张《借条》中均约定“因借款人违约致使出借人采取诉讼方式实现债权,由此产生的律师费、诉讼费、车费及其它为实现债权的一切费用由借款人承担。”根据谢锦贤提供的发票,其已为本案实际支出律师费2万元,故吴坤福、西尔特公司应对上述2万元律师费承担偿付责任,张梓生作为连带责任保证人应对上述2万元的律师费承担连带偿还责任。如前所述,林敏非本案债务保证人,故其无须承担本案律师费的偿付责任。黄剑清作为一般保证人,在谢锦贤与西尔特公司达成《协议书》时,存在变更主合同的情形下,无须承担相应的保证责任,故亦无须承担本案律师费的偿付责任。
一审法院综上认为,谢锦贤与吴坤福、西尔特公司双方当事人所形成的民间借贷关系,意思表示真实,合同内容除关于利息的约定,因超出法律规定的最高限额而无效外,其余内容均不违反有关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或禁止性规定,应确认为有效。合同各方当事人均应依照合同的有效约定行使其合同权利并履行相应的合同义务。吴坤福、西尔特公司未依照双方约定的期限和数额,及时向谢锦贤履行其偿还借款本金229.2万元的合同义务,且尚欠借款期间的部分利息未还,依法应向谢锦贤承担偿还借款本金及支付尚欠利息的违约责任。谢锦贤关于吴坤福、西尔特公司尚欠其借款本金及利息的诉讼主张部分成立,一审法院予以部分支持。吴坤福关于其实际仅收到谢锦贤出借本金629.2万元的抗辩主张,有事实依据,一审法院予以采纳。林敏关于其非本案债务担保人,不应承担偿还上述债务的连带担保责任的抗辩主张,有事实依据,予以采纳。张梓生关于其已代为偿还本案借款本金400万元及36.4万元利息的主张,有谢锦贤的自认及相应的事实依据,予以采纳,其关于本案讼争借款本金的利息计算标准应按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计算的抗辩主张成立,亦予以采纳。黄剑清关于其无须承担本案债务的担保责任的抗辩主张,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予以采纳。西尔特公司关于其承担的连带担保责任,已超过担保期限的主张,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不予采纳。根据《借条》约定,吴坤福、西尔特公司应对谢锦贤为本案支出的律师费承担偿付责任,因谢锦贤实际支出的律师费发票仅为2万元,故对谢锦贤诉请吴坤福、西尔特公司支付3万元律师费,仅予部分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八十四条、第九十条、第一百零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零五条、第二百零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七条第一款、第二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第6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一条之规定,判决:一、吴坤福、西尔特公司应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偿还谢锦贤借款本金229.2万元,并支付相应利息(自2014年12月16日起计至实际还清借款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标准计算);二、吴坤福、西尔特公司应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偿付谢锦贤为本案支出的律师费2万元;三、张梓生对229.2万元及相应的利息、律师费2万元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其在承担担保责任后,有权向吴坤福、西尔特公司追偿;四、驳回谢锦贤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一审案件受理费44200元,财产保全费5000元,由谢锦贤负担22500元,吴坤福、西尔特公司、张梓生负担26700元。
对于一审判决已查明的事实,上诉人谢锦贤提出异议称,对原审判决认定的“吴坤福、西尔特公司尚欠谢锦贤借款本金229.2万元及利息(自2014年12月16日起至实际还款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四倍计付)未还”这一利息起算时间有异议。对于原审判决认定的其余事实,本案各方当事人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二审审理中,被上诉人吴坤福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证据一、委托书、公证书各一份,拟证明:西尔特公司由张梓生实际经营,其收取了厦门市翔安区财政局给西尔特公司的土地处置款。证据二、抵押产品汇总表,拟证明:吴坤福、西尔特公司质押给张梓生的产品,价值为23164529.35元。
上诉人谢锦贤发表质证意见称,对证据一的真实性无异议,证据二的真实性无法确认;上述两份证据均与本案无关。
被上诉人西尔特公司、张梓生发表质证意见称,对上述两份证据的真实性无法确认,对关联性有异议。
被上诉人黄剑清发表质证意见称,对上述两份证据的真实性、关联性均有异议。
本院认为,被上诉人吴坤福已向法庭提供证据一委托书、公证书的原件,上诉人谢锦贤对该组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被上诉人西尔特公司、张梓生、黄剑清虽未认可该组证据的真实性,但并未说明具体理由或提供反驳证据,故本院认定被上诉人吴坤福提供的证据一委托书、公证书的真实性。委托书的内容可以证明,西尔特公司法定代表人林敏委托张梓生代为经营管理西尔特公司等相关事项,但委托书、公证书并未能体现张梓生收取西尔特公司的土地处置款的情况,故本院对吴坤福这一待证事实不予认可。被上诉人吴坤福提交的证据二抵押产品汇总表系其单方出具,故本院对证据二的真实性不予认定。
二审双方的争议焦点是:一、上诉人谢锦贤关于对借款629.2万元从款项出借之日起至2014年12月16日止计算利息(按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计)的上诉主张能否成立;二、被上诉人林敏、黄剑清是否需对本案尚欠借款本息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对此,本院予以分析认定如下:
一、上诉人谢锦贤关于对借款629.2万元从款项出借之日起至2014年12月16日止计算利息(按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计)的上诉主张能否成立的问题。
本院认为,根据原审判决查明的各方无争议的事实,谢锦贤曾于2014年1月23日向泉州中院起诉吴坤福、西尔特公司、张梓生偿还本案讼争借款;2014年1月29日,谢锦贤与西尔特公司、张梓生达成一份《协议书》;协议签订后,谢锦贤向泉州中院申请撤诉;泉州中院于2014年2月19日作出裁定,准许谢锦贤撤诉。由于谢锦贤、张梓生、西尔特公司签订的《协议书》并未涉及协议签订前,即2014年1月29日之前的利息偿还情况,应当视为谢锦贤、张梓生、西尔特公司已对此前利息支付情况予以认可。故对于本案各笔借款自实际发生之日至2014年1月29日的利息,本院不予支持。对于2014年1月29日《协议书》签订之后尚欠款项的利息,张梓生已经支付的利息总计36.4万元。在一审审理时,张梓生亦已向一审法院提交具体的利息计算明细,该36.4万元系协议签订后付至2014年12月15日止的利息。故上诉人谢锦贤诉请借款人支付629.2万元从款项出借之日起至2014年12月15日止的利息,该诉请主张不能成立。
二、关于被上诉人林敏、黄剑清是否需对本案尚欠借款本息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的问题。
本院认为,《协议书》虽然仅体现甲方谢锦贤、乙方张梓生、丙方西尔特公司三方的签字或盖章,但吴坤福是该案的当事人之一,也是原借款人之一;且在本案中,吴坤福在答辩状中自认其系西尔特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其认可《协议书》的内容。因此,吴坤福虽未在《协议书》上签字,但仍应认定《协议书》已经对吴坤福产生拘束力,并对各方权利义务进行了重新约定。由于《协议书》并未涉及到林敏个人,且林敏在《借条》上的签字位置是在西尔特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一栏。其在500万元《借条》担保人一栏附近签字并写上联系电话,但并未在担保人一栏留下身份证号码。因此,林敏本人并没有提供担保的意思表示。由于本案双方已经对案涉借款的偿还签订了新的《协议书》,黄剑清对此并不知情,且其保证责任也已经超过了保证期间,故黄剑清无需对本案债务承担保证责任。原审判决认定黄剑清、林敏无需对本案债务承担保证责任是正确的。
综上所述,本院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上诉人谢锦贤的上诉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9520元,由上诉人谢锦贤负担。一审案件受理费及财产保全费的负担按原判执行。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吴莲玉
代理审判员  李秀英
代理审判员  冯 娟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八日
书 记 员  郑溪土

声 明

一、裁判文书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原则予以公布。有关当事人对公布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书面向本院申请更正或者撤销。

二、本院提供的裁判文书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裁判文书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院裁判文书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本院裁判文书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院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院裁判文书信息。

上一篇 陈笑、白杏美恢复原状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下一篇 吴锦芳、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厦门分行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二审民事裁定书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西二环北路58号 邮编:350003
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闽ICP备13014295号 技术支持:中国联通 东南助力

                           您是第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