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法院生态司法保护状况 (2019.6-2020.5)

  发布时间:

2019年以来,福建法院认真学习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特别是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深入贯彻党的十九大以及十九届二中、三中、四中全会精神,围绕生态省建设目标任务,聚焦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建设,先行先试,倾力打造最专业的审判组织运行体系、最严格的生态司法制度体系、最严密的生态司法保护体系、最广泛的生态环境多元共建共治共享体系。2019年7月,福建高院作为全国两家高院之一受邀参加最高人民法院环境资源审判庭成立五周年新闻发布会,就福建法院推进环境资源审判工作情况作典型发言,并就有关全国首创的“生态司法 审计”机制答记者问。同年9月,福建高院在最高法院举办的新时代绿色丝绸之路环境司法国际研讨会上做经验介绍。

一、主动融入大局,服务保障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建设

积极贯彻落实中央、省委关于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各项重大决策部署,主动作为,为推动福建绿色发展提供坚强、有力、优质的司法服务保障。

1.服务保障两大协同发展区建设。结合省委省政府作出的建设闽东北、闽西南两大协同发展区战略部署,立足职能定位,积极谋划,创新性搭建闽东北、闽西南两大片区生态司法协作平台,服务保障重点流域环境治理工作。2019年6月,福建高院指导厦门、漳州、泉州、龙岩四地中院签署《关于推进闽西南协同发展区四地法院护航九龙江流域的生态司法协作框架意见》。同年8月,指导福州、三明、莆田、南平、宁德五地中院签署《关于推进闽东北协同发展区五地法院闽江、敖江流域生态司法保护协作框架意见》,“区域生态司法协作、全流域协调治理”新格局随之建立。协同发展区法院积极调度各类资源,探索建立联席会议机制、类案同判机制、跨域管辖机制、司法服务机制、协作联动机制、信息共享机制、人才交流机制、文化体验机制、交流研讨机制、法治宣传机制等十大协作机制,提高了涉流域生态环境案件的审判质量和效率,推动重点流域生态司法保护工作再上新台阶。2019年12月,最高法院微信公众号刊发《携手护航碧水清流 助推福建绿色发展》一文,对我省法院该做法予以宣传推广。

2.服务保障全省三级河长制全面实施。2019年12月,福建高院与省河长制办公室联合制定出台《关于设立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驻河长制办公室法官工作室的意见》,全省三级共72个法院与各市县(区)河长办同步挂牌成立“驻河长制办公室法官工作室”。挂牌后,派驻河长制办公室法官工作室、巡回审判点、联络点在全省达到94个,全面加强了与全省三级河长制办公室及其成员单位的沟通协调,既标志着全国首个省级审判机关驻省河长制办公室法官工作室的成立,也意味着派驻河长制办公室法官工作机构在福建全省范围基本实现“全覆盖”。福建法院服务保障河长制实现从“有名”到“有实”、从“广覆盖”到“全覆盖”的转变。2020年4月,省河长办、省法院、省检察院、省水利厅联合前往龙岩开展河道采砂管理工作情况调研,积极为全省出台河道采砂相关政策提供有益参考。三明中院与三明市河长制办公室进一步深化协作,共同设立全国首个流域司法数助治理云平台--三明市“水执法与云司法数助治理中心”,综合运用河长制指挥平台、河道视频监控与司法数据等系统,为三明市流域治理构建及时、高效、全程、严格的司法保护管理机制。 

3.服务保障国家公园体制试点。作为首批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武夷山国家公园建设是省委、省政府推进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建设、实现生态省建设目标任务、提升我省自然生态保护领域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一项重要举措。福建法院坚持“严”自当头,以“零容忍”的态度坚决惩治毁林种茶、盗伐滥伐林木等破坏武夷山国家公园生态环境的违法犯罪行为,落实最严格的生态环境资源保护制度。2019年8月至12月,福建高院与省检察院、省森林公安局、武夷山国家公园管理局联合开展打击破坏武夷山国家公园森林资源和生态环境违法犯罪专项行动。行动期间,各成员单位各司其职、密切配合、合力打击,福建法院依法审结刑事案件38件107人、林业行政案件195件,有力守护武夷山国家公园的“高颜值”。其中,南平中院于2019年在审理伍瑞华、伍兆威等15人盗伐林木、滥伐林木、故意毁坏财物、强迫交易、妨害作证一案中,坚持从严从重处罚,统筹运用刑事和经济制裁手段,依法判处首要分子有期徒刑20年,团伙其他成员有期徒刑10年至3年不等,并处罚金5.5万元至0.5万元不等,有效遏制发生在武夷山国家公园周边地区的破坏生态环境犯罪行为,于2020年5月8日被最高人民法院列为2019年度人民法院环境资源40件典型案例之一。

4.服务保障福建疫情防控阻击战。坚持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法,用足用好法律资源解决疫情防控中的各种矛盾纠纷,为坚决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提供有力司法服务保障。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福建高院生态环境审判庭第一时间制定下发《关于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作用 为坚决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提供有力司法服务保障的工作意见》,对于疫情防控期间发生的破坏野生动物资源和污染环境等犯罪行为,均要求依法从重处罚。对因疫情引发的涉生态环境合同纠纷、生态环境行政案件、环境公益诉讼案件的妥善审理作出详细规定,为全省法院依法审理涉疫情生态环境案件提供了有效的法律指引。全面拓展线上诉讼服务,综合运用中国移动微法院、福建法院网上诉讼服务中心等平台,为涉疫情生态环境案件开通“绿色通道”,实现快立、快审、快判。对中、基层法院受理的涉疫情生态环境案件实行“一案一报”制度,加强对下级法院审理相关案件的监督指导,统一法律适用。截至目前,全省法院共受理涉破坏野生动物资源犯罪案件40件,已审结18件。2020年3月,福建高院及时发布首批5个涉疫情生态环境典型案例,通过发挥典型案例、典型做法的指导作用,明确全省各级法院在疫情防控期间的办案原则,规范法律适用标准,统一裁判尺度,更好地服务保障疫情防控工作和复工复产大局。

二、紧扣审判业务,构建最严密生态司法保护体系

围绕服务保障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依法加大对环境污染防治、生态保护和资源开发利用各类案件的审理力度,落实最严格的生态环境保护制度。一年来,全省法院共受理涉生态类案件4552件,审结4266件。

5.依法审理环境污染防治案件。依法严惩破坏生态环境资源犯罪,严格执行以最严厉的法律手段制裁污染环境、破坏生态的违法行为,加大对破坏生态环境犯罪的打击力度。2019年6月至2020年5月,全省法院共审结环境污染罪案件61件。全面贯彻禁止从国外进口“洋垃圾”的政策,严厉打击走私废物、非法处置进口废物等相关犯罪行为。全省法院共审结走私废物罪案件14件。加强对大气、水、土壤污染以及环境侵权案件的审理,促进形成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现代化建设新格局。全省法院共审结环境污染民事案件11件。充分发挥行政审判对于预防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的重要作用,依法纠正行政不作为、乱作为、慢作为现象。全省法院共审结涉环境污染行政案件115件。

6.依法审理生态保护案件。福建法院以自然生态系统、珍稀濒危动植物资源、湿地及水禽等自然保护区作为生态保护的核心,加大对珍稀濒危动植物资源的保护力度。同时,坚持惩罚与预防并重,充分发挥环境私益诉讼对生态环境的保护功能,扩大涉林地、涉流域等生态保护案件审理的社会效果。加强生物多样性司法保护,依法惩治危害生物多样性犯罪行为。2019年6月至2020年5月,全省法院共审结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案件20件;审结非法收购、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及其制品罪案件65件;审结非法狩猎罪案件83件;审结非法收购、运输、加工、出售国家重点保护植物及其制品罪案件11件;审结非法捕捞水产品罪案件32件。坚持节约高效和保护环境审理理念,切实将绿色环保低碳减排思想贯穿整个涉生态民商事案件审理过程中,使案件判决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服务绿色发展。全省法院共审结涉养殖权、海洋开发利用纠纷等民事案件2件。坚持司法监督和支持并重,支持行政机关依法履行职责,依法监督行政机关切实履行生物多样性保护职责,全省法院共审结林业行政案件101件;审结渔业行政案件57件。

7.依法审理资源开发利用案件。依法审理在森林、海域、矿产、水流、滩涂等等各类自然资源开发利用过程中产生的,与生态环境保护和修复密切相关的案件,促进经济社会实现可持续发展。依法审理自然资源开发利用案件,严惩破坏自然资源犯罪行为,保障国家资源安全。2019年6月至2020年5月,全省法院共审结非法采矿罪案件122件;审结非法占用农用地罪案件110件;审结盗伐林木罪案件108件;审结滥伐林木罪案件303件;审结非法收购、运输盗伐、滥伐的林木罪案件24件。依法审理各类资源开发利用民事案件,促进资源高效利用。全省法院共审结矿业权纠纷案件5件;审结农林牧渔业承包合同纠纷案件331件。妥善审理自然资源确权登记、审批等行政案件,促进健全自然资源资产产权制度。全省法院共审结涉土地、矿藏、森林等自然资源所有权或使用权行政案件870件。

8.妥善审理环境公益诉讼和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诉讼。积极创新审判执行方式,加大推进环境公益诉讼案件的审理力度,依法保障社会组织公益诉权,着力强化与检察机关沟通对接,完善环境公益诉讼审理程序和配套机制,确保相关司法解释有效施行。2019年6月至2020年5月,福建法院共受理环境公益诉讼案件49件,审结18件。其中:受理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10件,审结3件;受理检察机关提起的刑事附带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36件,审结13件;受理检察机关提起的环境行政公益诉讼案件3件,审结2件。深入推进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改革,通过与相关职能部门联合制定下发《福建省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资金管理办法(试行)》《福建省生态环境损害赔偿磋商管理办法(试行)》,初步构建权责明确、界限清晰、操作性强的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资金保障和运行体系,有力推动我省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深入开展、落地实施。

三、完善“生态司法 ”体系,多维度拓展司法职能

深入实施生态环境司法品牌战略,积极构建符合福建省情的“生态司法 ”品牌体系,相关成果已列入我省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第三批改革成果。

9.“生态司法 审计”助力资源资产管理。为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落实领导干部生态文明建设责任制,严格考核问责”的重要指示,福建高院统一谋划部署,以“生态司法 审计”为切入点,在莆田涵江法院试点开展生态环境审判与领导干部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衔接工作。该机制旨在完善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评价指标体系,将检察机关对行政机关提起行政公益诉讼案件的数量及判决情况、行政机关对司法建议的落实反馈情况等指标纳入审计内容,切实解决生态环境审计部分指标不易量化的难题,实现多元共治工作机制的创新与发展。经莆田市中级人民法院总结推广,该机制已扩展至莆田全市中、基层法院。莆田两级法院在全国率先出台《关于建立生态司法与审计衔接机制的意见》,实现生态环境资源审判与领导干部自然资源资产离任(任中)审计的有机衔接,受到最高人民法院领导的批示肯定。下一步,将在继续总结经验的基础上,向全省法院全面推广。

10.“生态司法 保险”助力环境资源保护。生态修复资金管理难、列支难、使用难是生态环境修复过程中面临的普遍问题,始终制约着生态修复机制的顺利开展。宁德霞浦法院创新性开展 “生态司法 保险”机制,通过与保险公司签订《生态环境救助保险合作协议》,将被告人、侵权人向法院缴纳的生态修复资金转入保险公司专门账户。由法院和保险公司共同审核确定生态修复项目的工程量、预算金额等内容后,工程建设方进行施工。施工过程中,法院和保险公司不定期对资金使用情况进行核实,确保资金规范使用。待生态修复工程竣工、验收合格后,再由保险公司将生态修复资金直接支付给承建单位。“生态司法 保险”机制既能有效规范生态环境损害修复资金的管理和使用,又能实现生态修复资金集中使用的规模化效应。福州永泰法院创新古树名木保护模式,与县林业局、保险公司签订“古树名木保护 保险”合作协议,由县林业局联合保险公司对古树名木进行价值评估并投保,法院对树木受损后的赔偿责任及数额认定提供法律服务,确保受损古树名木得到及时、有效修复。

11.“生态司法 金融”助力绿色金融发展。三明法院主动融入市委绿色金融改革创新工作,积极参与重点生态区位商品林赎买等制度的前期调研论证和普及推广。针对林业普惠金融产品“福林贷”,提出“三个规范”“三个明确”“三个关”建议,即:通过规范产品特点、规范担保方式、规范收费标准,让广大林农想贷款、贷得到款;通过明确风险告知、明确政策引导、明确促进发展,引导林农正确使用贷款资金;通过村民入社关、不良率调控关、公平公正处置关三个关键环节的把控,确保风险不失控。与三明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林业局、自然资源局、生态环境局、银保监分局等单位联合出台《关于进一步发挥职能作用 为三明绿色金融创新发展提供司法服务和保障的实施意见》,强化生态司法服务保障绿色金融工作力度。南平顺昌法院与县林业局共同签署《关于服务和保障“森林生态银行”健康发展的合作备忘录》,建立联络协调、联动快调、联袂服务、联合调研等“四联”工作机制,联合成立服务保障“森林生态银行”项目建设司法服务联络组,设立“森林生态银行”巡回法庭,对涉及“森林生态银行”商品林赎买、林地托管经营、林权抵押贷款、林地合作经营等方面的纠纷开通特别通道,及时掌握并协调处理“森林生态银行”建设运营过程中涉及的法律事宜,为“森林生态银行”的建设发展、规范运营提供法律支撑。联合调研成果“生态司法 生态银行”论文获2019年绿色金融十大案例提名奖。

12.“生态司法 宣教”助力生态法治传播。全省各级法院坚持以教育实践基地建设作为推进生态司法保护工作的发力点和突破点,因地制宜、积极探索,不断丰富基地的宣传载体和表现形式,努力实现生态理念传播、成果展示、法治教育、文化推广、保护体验“五大功能”,有力促进生态司法与生态文明建设的有机结合。截止目前,全省各级法院与各相关职能单位联合共建生态司法教育实践基地68个,类型主要有林地补种复绿基地、水资源保护教育基地、碳汇教育示范基地、生态环境保护警示教育基地等。厦门同安法院依托生态环境审判庭独立区域办公优势,在法庭内建立生态环境司法文化宣传教育基地,与当地院校共建生态法治社会实践活动基地,并与电视媒体联合开展少儿环保法治主题绘画大赛。泉州晋江法院依托第18届世界中学生运动会比赛场馆,与泉州中院、晋江市教育局、陈埭民族中学共建晋江市生态司法教育实践体验馆,助力营造崇尚生态文明的“世中运”。南平延平法院在全国文明村南平市延平区炉下镇斜溪村建成集生态环境教育体验馆、生态司法主题公园、增殖放流平台、库区法官工作室于一体的生态环境司法教育实践基地,免费向社会公众开放。三明将乐法院联合当地政府建立100亩生态修复成长林,作为生态环境刑事案件被告人集中补植林木的专用点和宣传教育警示基地,与县司法局合作,分期分批组织辖区内涉生态环境犯罪的被告人到基地开展绿色公益劳动。

四、健全生态修复机制,全方位修复受损生态环境

坚持惩罚与修复并重的恢复性司法理念,积极探索完善恢复性生态司法模式,大力推进生态修复的多样化、系统化和专业化。一年来,全省法院适用“补种复绿”130件,责令刑事被告人补种、管护林木面积3400余亩、放养鱼苗123.5万尾,切实维护生物多样性和生态功能的稳定性。

13.拓展生态修复范围。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山水林田湖是一个生命共同体”的系统保护观,积极探索,广泛运用“补植复绿”的林木修复经验,将生态修复的范围从传统的山地、林地延伸至溪流、河湖、海域、滩涂、农田等领域,将生态修复的种类由林木扩展至动物、重点保护植物,实现多层修复、立体保护。莆田仙游法院在被告人陈某非法开采木兰溪沿岸砂石料一案中,针对河道因非法采砂导致河床下切、河槽改道、流势改变等实际情况,委托莆田市水利水电勘测设计院进行专业设计,采取砂砾料开挖回填等措施,对受损河道进行修复,探索建立“固坝填石”河道修复模式,为全省的河道治理提供了宝贵经验。三明明溪法院针对非法猎捕、杀害、食用珍贵、濒危野生动物,非法采伐、毁坏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等破坏野生动植物的犯罪行为,以“护鸟令”“森林管护令”“珍贵树木保护令”等形式,责令被告人以参与法治宣传、检举揭发同类犯罪行为、巡山管护等形式履行动植物保护义务,惩罚教育被告人的同时,也收获了良好的生态环境保护宣传效果。相关做法被人民法院报、法制日报、新华网等媒体广泛报道。

14.丰富生态修复形式。在“复绿补种”“增殖放流”等传统的原态修复方式基础上,积极探索“削填引种”“引流冲污”和“保责制监督卡”等多种修复或保护形式,将修复手段从原态修复向代偿修复、异地修复、异类修复等多种形式拓展。南平顺昌法院在被告人吴某辉滥伐林木罪一案中先行先试,成功对接“政府主导、农户参与、市场运作、企业主体”的顺昌“森林生态银行”中的“一元碳汇”扶贫公益项目,引导被告人主动从“一元碳汇”项目中认购4万元的碳汇,用于支持贫困地区的生态保护工作,系全国首例以被告人自愿认购“碳汇”方式替代性修复受损生态环境的案件。漳州南靖法院在被告人沈某洪、沈某喜非法采矿致使山体滑坡一案中,委托闽南地质大队进行专业调查评估,针对被破坏山体的地质特征,创新性采用“削填引种”矿山地质修复模式,即对滑坡裂缝周边进行削方减载,对采矿施工遗留的注液孔进行红黏土回填,对可能汇入滑坡的地表水进行引流,整理阶梯式平台进行绿植栽种,有效避免生态环境损害的进一步扩大,为全省矿山环境的恢复治理提供了有益参考。

15.追踪生态修复效果。建立修复过程中的监督保障、检查验收、评估回访、风险防范等配套机制,加强对环境侵害人履行生态修复义务的监督或回访。三明明溪法院与县司法局、自然保护区管理局联合制定《修复性生态司法联动机制》,将缓刑人员履行生态修复义务的情况纳入社区矫正内容,对缓刑人员具体表现情况进行考核评价,作出相应奖惩处理,如申报立功、降低考评等级、建议收监执行等,有效保障“护鸟令”“森林管护令”“珍贵树木保护令”等生态修复义务的切实履行。三明大田法院对未自动履行生态修复补偿协议的刑事案件被告人发出“生态修复令”,责令被告人限期履行修复义务,被告人拒不履行的,扣缴其履约保证金并委托第三方代为修复。三明泰宁法院对生态修复履行不到位的被执行人发出全国首份“生态环境修复失信令”,探索建立生态环境修复失信惩戒机制。泉州晋江法院依据刑法修正案(九)关于“从业禁止”的相关规定,探索对涉及重金属污染犯罪的被告人判处“从业禁止”,出台《关于对排放、倾倒、处置含重金属污染物构成污染环境罪判处“从业禁止”的实施意见(试行)》,形成“惩罚 预防”相结合的治理模式,并联合公安、检察、环保等部门及社区街道,不定期对被告人执行“从业禁止”情况进行突击检查,有效斩断污染环境产业链条。

五、夯实实践创新根基,提升生态环境审判专业化水平

优化配置全省生态环境审判资源,不断强化生态环境司法理论创新与审判实践研究,推动生态环境案件高质、高效审判。

16.优化升级集中管辖机制。持续探索“部分地区生态环境案件集中管辖、部分类型生态环境案件集中管辖”模式。2019年9月,福建高院印发《关于深化行政案件跨行政区域管辖改革的若干规定》和《关于指定福州铁路运输法院受理部分行政、生态环境、执行案件的意见》,将生态环境行政诉讼案件纳入全省行政诉讼案件跨行政区域管辖改革范围。以省级行政部门以及福州、厦门、泉州、莆田市级行政部门为被告的生态行政诉讼案件(含生态行政公益诉讼案件),除上述行政机关因作出维持的行政复议决定而成为共同被告的行政诉讼案件外,仍按现行生态行政诉讼案件集中管辖方案执行。同时,指定福州铁路运输法院受理涉及“二江”(闽江、九龙江)“一公园”(武夷山国家公园)“一海域”(福建沿海)的跨设区市行政区划的生态环境行政一审案件,涉及福州地区的生态环境行政公益诉讼一审案件,以及其他在全省有重大影响或敏感复杂的生态环境行政一审案件。

17.探索试行技术调查官制度。生态环境类案件具有较强的专业技术性和复杂性,涉及环保、大气、海洋、农业、林业、牧业、渔业、矿产、水利和建设工程等诸多领域。为确保技术事实查明的中立性、客观性和科学性,提升生态环境审判工作质效,福建高院大胆借鉴知识产权法院先行先试经验,统一谋划部署,在漳州法院试点实行生态环境审判技术调查官制度。2020年上半年,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着手制订出台生态环境审判技术调查官管理办法和工作规则,规范技术调查官的选任、管理和使用,明确技术调查官参与诉讼活动的程序、职责、效力和法律责任,如身份定位、人员指派调派、告知和回避、工作职责、法庭就座位置、技术调查意见的效力、裁判文书署名、责任承担等,探索建立技术辅助机制。选聘覆盖地质矿产、水土保持、植物保护、生态环境、海洋渔业、畜牧兽医等10余个领域的43名生态环境技术专家,与全市两级法院共享,充分发挥技术调查官的技术专长,辅助法官查明技术事实,大幅度降低当事人维权成本,高效解决生态环境案件中涉及的专业性问题。

18.强化推进审判理论和实践研究。积极参与省委省政府“提升治理效能建设生态福建的思路研究”、省政协“加强生态文明建设中的法律服务”等课题调研,协同参与省人大《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实施方案》、省发改委《福建省生态文明建设2019年度实施计划》等文件的起草修订。认真参与最高人民法院“环境公益诉讼案件审理程序”“生态环境损害赔偿方案”,以及环境民事行政公益诉讼、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诉讼相关的调研活动。组织开展“福建法院服务保障两大协同发展区建设-协作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司法改革背景下法律统一适用机制研究中生态环境审判”等课题的调研工作。在最高人民法院举办的2019年第三届全国法院环境资源优秀裁判文书评选活动和全国法院系统2019年第三十一届论文研讨会中,全省法院共有7篇裁判文书、4篇论文获奖,裁判文书获奖篇数在全国各省法院中并列第3位。2020年初,福建高院生态环境审判庭创办《福建生态环境司法工作指导》刊物,每月编发一期,主要刊登审判实践中具有参考价值的典型案例、优秀裁判文书、审判实务调研文章、相关司法规定和意见,以及生态环境司法工作的新动态、新成果等,提供给全省法院从事生态环境司法工作的同志参阅,以期拓宽广大生态环境司法审判人员的视野。2020年4月,福建高院组织开展“福建生态环境司法十佳百优”评选活动,在全省范围内评选“十个经典案例”“十份优秀文书”“十篇获奖论文”“十项工作机制”“十种修复举措”“十个创新亮点”“十个体验基地”“十部影视作品”“十篇新闻报道”“十个标杆示范”等,及时总结提升全省生态环境司法工作成效,积极推进生态环境司法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乘风破浪潮头立,扬帆起航正当时”。2020年是《福建生态省建设总体规划纲要》实施的收官之年,也是福建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建设五周年,福建生态文明建设正处于“关键期”“攻坚期”“窗口期”。福建法院将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积极践行生态文明思想,牢固树立社会主义生态文明观,不断开创生态环境司法保护工作新局面,切实让人民群众在绿水青山、蓝天白云中共享自然之美、生命之美、生活之美。

上一篇 福建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状况 (2019) 下一篇 福建法院劳动争议审判白皮书(2015—2019)

福建法院网上预约取号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西二环北路58号 邮编:350003
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闽ICP备13014295号
法院业务咨询:(0591)12368 软件使用咨询:0591-88053333

                           您是第位访客